阿希-酒煮火咕噜噜

不是文手也不是画手 自娱自乐手

这太像头戴两朵大红花了吧
一脸肃然的东北村花源大哥【真的是粉】

泰rio嘞【这确实是个粉群】

说实话我真没想到拉黑掉四个说他大猪蹄子的同时还能掉四个粉……不知道某些人究竟对他或者我或者我的作品到底有什么误会 但是我真挚的劝这么看源局的真的还是把我取关甚至拉黑比较好 不然我有时候脾气真不太好会控制不住自己骂人的 骂你的时候才发现自己还躺你关注列表……两遍都挺尴尬的,是吧哈

我这人过激厨起来毛病就会很多,我不喜欢别人说他猪蹄子屁眼子,不喜欢他被说成渣男爱利用别人,不喜欢别人说他情商低说他蠢,不喜欢他弟爱杀他成了个玩笑梗,不喜欢他被拉瓜,不喜欢他空洞洞的苏帅男神人设下他最重要的原则和底线在恋爱面前分崩瓦解,说我苏他都好,但他确实在原著中不说完美无缺起码和以上字眼毫不沾边,我觉得赞同以上任何一个观点的人都不配喜欢他,他不是低情商,更不是恋爱脑,更不是心机婊,能自己做的事情从来不会连累别人,对什么事情都太认真了才会忽略太微妙太细腻太不可言说的感情,他就是很好很好很好的人,是太认真固执了,但那从来都不是蠢。


"张楚岚,我觉得你这人没有心。"


劝觉得我是弟弟黑,或者弟弟白莲粉的都早点取关我比较好,我流源稚女不会有什么好人属性,他自我中心,没有什么善恶观,就是自私,当正派反派全凭自己心情,就是个混乱中立。作为读者我不会认同他的三观,但作为作者我相当喜欢剖析他炽热极端的人格,说白了他就是很符合我的审美的一个角色,我理解会有人不喜欢他,道德上看他缺陷无数,但我偏偏很喜欢这些缺陷造成的病态美感,所以我特别看不惯有人洗他,洗你🐴呢时髦值全给你洗没了再说杀人实锤你再瞎也不要拿你臆想中的傻白甜暇小天使的按在这个蛇血美人身上好吗……至于黑他的我理解你们啊但你们自己讨厌去行不在我打明tag下bb他的道德观是不是有点班门弄斧【】,我是对他又爱又恨,但我真要黑他我老早杠了,还在这使劲剖他,世界上还有比我更真诚的黑子吗【】

眼神好点,讨厌就自己关房门里大声BB不会有人说你,强求喜欢萝卜味的人和你讨论萝卜味为什么让你作呕就不要怪别人当你神经病

讲1讲我所理解的源稚女和风间琉璃

不知道算不算得上人物分析,就一点杂谈8

我自认我一直尽量的还原并延伸原著中关于这个角色的塑造,偏差肯定难免毕竟千人千眼,但是有一点我觉得我没看错,就是:他绝对不是什么好人。

他是一个完全的自我中心主义者,不分人格。不要给他按啥好人设定,太败魅力值了好吗【……】
后期赫尔佐格和源稚女说,你人格其实是老子弄分裂哒,你本来是个高尚的小天使来的,你那个姓风间的人格就是个暴脾气的恶魔,一点道理也不讲的,但其实真是这样吗?风间琉璃他占有源稚女身体那么久,除去一开始激情杀人,他甚至能和源稚女自己讲道理,甚至还耐心极致的泡妹子和追求自由,这么多年恨哥哥但杀都没想过,就偶尔望望源氏大厦和顶楼高层俯视城市的那个大家长隔空对视,想方设法和哥哥合作,知道看门大爷看见他杀人了也心情好就放过去了,看见哥哥要去送死了还急得丢下队友直接失联,但该疯的时候照疯不误,除去多年嗑药药效大爆发,激活身体所有潜在的暴戾分子,我依然觉得是源稚女自己在左右着"风间琉璃"这个所谓的第二人格。

彩虹酒是个让"风间琉璃"这个欲望体出现的契机,但风间琉璃的动机和执念几乎就由源稚女的欲望形成,源稚女本身也根本算不上一个"高尚道德"的人格,起码书中没有看到任何关于这四个字和他的蛛丝马迹,提到少女们的死轻描淡写,反应不是悲悯懊悔而是厌恶恐惧,利用路明非去见哥哥,直言"与世界上最亲的人相比世界算什么啊?"等种种迹象表明,这货他没有高尚和道德,哥哥就是他的高尚就是他的道德。

所以一切都能解释得通,风间琉璃为什么会这么多年都不敢见哥哥,他潜意识仍然在怕他生气,怕他看自己的眼神,这是源稚女的想法也是风间琉璃的想法;他为什么那么恨王将,因为王将让他变成哥哥讨厌的东西,他当然会想杀了他;为什么他会在明明是一个对哥哥满怀恨意的人格的情况下下意识的想保护哥哥,为什么他会这么恨哥哥,因为源稚女爱他也恨他,由对哥哥的执念而生的风间琉璃以为他的任务就是将源稚生恨之入骨,但这本身又和源稚女的意愿完全相悖,所以风间琉璃也爱源稚生,这种爱太炽热、太扭曲,饱含源稚女的执念和怨怼,所以风间琉璃以为那是恨。

源稚女渴望像哥哥一样优秀,所以风间琉璃骄傲肆意,源稚女渴望受人欢迎,所以风间琉璃是个牛郎,源稚女喜欢歌舞剧,所以风间琉璃是个艺伎,源稚女太寂寞了,所以风间琉璃会亲吻樱井小暮和别的女人,源稚女埋怨哥哥,所以风间琉璃是个龙王。

但源稚女爱他胜过世间一切东西,所以他也一样。

源稚女不是什么好人,风间琉璃也不是。

-
……补充一句 似乎已经有人误会了,但我并不是不喜欢他,恰恰相反,我觉得他rio带感【暴言】

【双源】走马(中)

源稚女听到有人在笑。

(依然意识流爽文

-

他又开始频繁的作梦,在被剧痛麻痹了的感官中,反复的看见深黑色,往上滑翔的泪水,再往上看是井口外的哥哥。他不瞑目的看着哥哥,哥哥也在看着他,在干涸的滂沱大雨中嚎啕大哭。

可他从来没见过哥哥的眼泪。

画面在刺耳的哭声中反复切换,他看见绝世美人在萦绕的云雾中起舞,他看见鲜花拥簇的骨骸,他看见哥哥踩着生霉的地下室楼梯,手握双刀,天照神的光芒万丈,驱散了地狱的阴霾,他欣喜忘形的用沾满蛆虫的手抱住神,神将他杀了。

他听到有人在笑,他双手抱头,慌乱无辜,笑声有如实质般粘稠的将他牢牢包裹,恨意胶着地将他锢成一只琥珀,妩媚入骨的源稚女占有了他的身体,源稚女彻底分裂。怯懦、影子一样的源稚女成了被右脑保护的一枚琥珀,左脑编织出了一个由仇恨与执念制成的风间琉璃,去承担他无法承受的恨意,享受他无法享受的自由,直视欲望,肆意妩媚,并且暴戾。

源稚女时常分不清哪一个才是真正的他。被封印住的17岁少年,与游走于欲望中却冷酷清醒的妩媚男人,少年的脸上凝固着最后一滴眼泪,而男人手上沾满无数鲜血。

他用那双如兄长般清秀,却更纤若无骨的手杀人如麻,在无数女人身(干)索(莫挨)取(老)欲(子),用他的身体和女人(早上好啊)做(L大爷放过我)爱,他有时候会在激烈的过程中突然被唤醒,漠然的看着身下沉沦(哎)爱(乌鸡鲅鱼)欲无法自拔的女人,伸手掰正她们的脸,在她们凌乱的秀发和潮红的面容之下,总能找到一些属于兄长的影子。

他没什么感觉,既不害怕也不吃惊,试图闭上眼睛想象着兄长俯身亲吻的时候,却被女人的异香恶心得想吐。也许这就是他那恶劣的第二人格对他的一种亵渎兄长玩笑罢了。当他闭眼,变回那枚避世的琥珀,妩媚的源稚女的笑声依然牢牢地包裹着他,“风间琉璃”的冲撞从不会像搭讪那样温柔,性欲属于本性,他住在琥珀中也时常听到女人迷离的尖叫,而后被他捂住嘴。

“这不像他。”他听见自己无声地说,而后带着猛然胀大的恨意,不知轻重的拼命索取。  

他在琥珀中,通过风间琉璃的眼睛窥视世界,世界在风间琉璃的眼中是迷乱的颜色,

充满欲望的金红色绝望的灰白,但哥哥的颜色永远是干净的。

风间琉璃有很多哥哥的照片,他用很多方法潜入过源氏大厦,伪装成任何人光明正大的偷窥他的哥哥,照片里的兄长从意气风发的少年蜕变成冰冷肃杀的执法人,阴柔温润稚气未脱的脸颊被削得如同大理石般坚硬,数百张、数千张一点点长大的哥哥被陈列在风间琉璃的收藏室里,他身边再没有出现过和他面容相同的少年,却出现了一个女人,再后来又有了两个男人。风间琉璃没有事的时候经常待在收藏室,一待就是一整天,他慢慢的从最开始哥哥年幼的照片开始一点点扫视,那时候照片里总有他的一席之地;小学的哥哥在唱希卡利奥特曼,在最前面使劲拍手的他;中学的他们穿着狩衣,哥哥大声对他说生日快乐;橘政宗第一次给他们过生日,哥哥冷冰冰的臭脸和他一脸的不知所措;再后来,哥哥和一个把手搭在他肩膀上的男人合照,男人的头被撕掉了,哥哥露出他没有见过的笑容。

他从此从哥哥旁边的位置消失了。

风间琉璃的想法源稚女一清二楚,他抽着一杆烟,优雅缓慢的让烟雾散漫整个收藏室,哥哥旁边的位置就被烟雾遮住了,可哥哥还是清晰,干净,透过照片不经意地看着他,露出没有防备的脖颈,眼神清澈,同时寒如潭冰。

我要不要杀了他们?风间琉璃问他,他偶尔是个讲道理的人,很尊重源稚女的意见,偶尔不是。

源稚女无言的在琥珀内瞪视他。

我知道你也想这么做对不对?我就是你,我很清楚你在想什么。风间琉璃妩媚地轻笑,一直以来都是你在操控我,你没有发觉吗?

源稚女拼命摇头,他惊怒又委屈,不由自主地变得暴躁起来,琥珀快被他拍碎了,可他依然出不去。

“我”分明很嫉妒他们,承认吧。风间琉璃敲了敲烟斗,慢慢地、用蛇般滑腻的眼神看着一张张兄长,可我却不那么想杀了他们,为什么呢?

我不想、我不想再惹他那么生气了……源稚女哭着说,放过我吧,我不想让他生气了。

没用的东西,风间琉璃冰冷地哼笑,烟斗在他手中碎掉,他深吻了那一张穿着狩衣一脸骄傲的少年,柔软、稠浓的情感蜂蜜般地将他牢实的封得密不透风,他抬起脸,干净的少年的脸上就留下了淡淡的唇印。

你最好管住你自己的欲望,风间琉璃轻柔地说,不然我不能保证我对他做任何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