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希-酒煮火咕噜噜

不是文手也不是画手 自娱自乐手

曾经我也想过一了百了











【半年没摸板子和啊生哥了55555艰难找手感】

像我这样的人by毛不易,这首歌真实适合山风阿崽

张楚岚,大眼睛大耳朵小圆脸还是个四叶妹妹头,眉清目秀人畜无害,笑的时候多少老是有些流里流气,日子过得太凑合总穿得邋里邋遢,身子骨拔长程度和摄入营养量不成正比总显得背影单薄,一米八的高个顶着一张娃娃脸还老驼着背,显得老气又渺小,脊梁藏在腐皮烂肉里。

【一点感想】关于源稚生和他弟的独特悲剧性

其实在我看来,无论他们两个最后是否在坟冢之下永远紧紧相拥,达成死后的所谓的和解互不相欠,源稚生从来都没有打算原谅过风间琉璃,他对不起的从来不是风间琉璃,并不是什么一句误会就能抹去过失的事情,他的灵魂哪怕看清了所谓血淋淋的真相,他也不会后悔十七岁那个晚上,把刀捅进那个手上沾满了无辜女孩的血,又害他错杀了无辜的性命的恶鬼的心脏里,更不会对之后屠杀了他无数干部,脚下踩着无数白骨草宦人命的龙王说我冤枉了你;他对不起的是那个永远躲在他身后想依偎他的温暖,自己却没有留意到他稠浓痛苦的情感就抽身而去的弟弟,如果他留意了,或许弟弟就不会犯错,就不会有有后来的一切了。
尽管严格来说这甚至不算一个错,也许只是一种粗心,但他是那样一个喜欢把所有责任揽到自己身上的人,他是那样珍视每一个生命的人,哪怕是罪无可恕的樱井姐弟的死都能引起他的触动;死侍暴动,为了整个日本放弃三人组是他的错,尽管他事先都他们一再警告任务的危险性给他们签好了生死合同才让他们下海;看见仅有一面之缘的麻生真的死亡都能让他自责,尽管这件事和他根本没有关系;在自己几乎濒临死亡的时候立刻决定放弃自己让干部撤走尽可能的减少伤亡率;在最后一战的时候把手表递给司机让没有必要搅和这场宿命的人尽可能的远离他……
他这样慈悲得不可思议的人,目睹死亡名单上的女孩全是陪他度过整个少年时期的同窗,说不定还见过她们眉目慈祥的父母来接送她们,而名单里的名字全变成了人偶,那个恐怖的人偶师身上沾血哼笑着唱歌,用他弟弟的脸。
风间琉璃从原著上说,只是源稚女被彩虹酒开发的第二人格的一个艺名,他的第二人格仍然认为自己是源稚女,自认不那么愚蠢的、任性自由又残暴的源家次子,至始至终无论是第一人格还是第二人格,从来没有觉得那个似梦似醒的"鹿取杀人案"以及后面的累累罪行在自己价值观上是件多么严重的错事,仅仅只是"让哥哥成为我的同路人"的绊脚石,"让哥哥觉得我是一个怪物"的炸弹,他一生看着哥哥的影子,爱也好恨也罢,都在尽自己最大的力气拥抱那个影子,到最后抱到的也依然是影子。

【双源】走马(上)

混乱意识流爽文,源稚女中心,瞎几把写
-

源稚女打开窗子,黑黢黢的夜里有一只萤虫一明一灭的飘在空中,他伸出双手把它合住,小心翼翼的透过指缝看他的光,转头想和哥哥分享,但床上空无一人,和养父大吵了一架的哥哥把废弃的体育馆当成了他的家。源稚女一时不知所措,萤虫从他的指缝里挣扎出来,他又慌忙攥住,这一次没有拿捏好力道,萤虫在他掌心里死去了。

裹夹着一身夜的男人在敲门,源稚女把门推开,黑暗中悬挂着一张能剧的哭笑面具,山猫在门外咿呀咿呀的唱歌,微小并细长的惨叫与冷风吹进屋子里。

这个诡谲的男人是他的唯一一个朋友,他的一个秘密。他没有分享给任何人,包括哥哥。

能剧脸牵着源稚女的手,古奥神秘的歌声从面具里发出来,他指导他做出巫女的动作,绝美,妖异,摄人心魄。

源稚女觉得有趣,他认真模仿他发出来的声音和他的舞姿,在冷风中起舞,伊邪那美于冷风中穿过他单薄的衣裳和身骨,揉进他的灵魂里,凄美动人,支离破碎。他沉浸在难以名状的悲伤中受到启蒙,公卿这时递给他一瓶酒,七种颜色的液体在玻璃中晃动,他想也不想拿走而后一饮而尽。

七种颜色滑进他的咽喉里流进四肢百骸,引燃他孱弱的身躯,他听见他的骨头被引爆发出轻响,藤蔓一样的力量缠绕住了他,然后和他融为一体,七种颜色混合成瑰丽的暗金色,从他的瞳孔中释放出明艳的光。
他感到温暖,所以眼神迷蒙的笑了。

源稚女渐渐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譬如欲望,譬如沼泽,他能探知别人的梦境,校园里长发短裙的女孩子梦境里总有一个少年,身影容貌和哥哥如出一澈,他亦如此。

嫉妒烈火燎原,源稚女永远无法打破他和哥哥的隔膜,女孩却能轻而易举的办得到。他开始学习化妆,学习模仿女孩,噘嘴,挺胸送臀,楚楚可怜地咬着手指,弱不胜衣媚视烟行,而对着镜子做完这些事情之后他看到镜子里头的人不再是他,有源稚生的样子和妩媚入骨的灵魂,他会突然痛恨里面的自己,把镜子打得粉碎。

现实和梦境渐渐重叠,雾雨一样不分彼此的错乱,源稚女的欲望不知何时变得膨胀得无比巨大,拥有兄长脸和媚骨的源稚女可以亲吻女孩,而淡薄得像尘雾一样的源稚女不行。

他向那些女孩索取,手扣在柔软的腰和胸部上,唇齿紧咬唇齿,她们被吻得神色痴迷,而后舌底的刀片杀死离开欲望的女孩,将她们最美丽的一面永恒保留。兄长离开了他,整个世界只剩下自己,他唱着王将教的歌,跳着地狱蛆虫中重生的舞步,若无旁人,绝世快乐,停留在欲望里的人偶们穿着美人的服饰注视他,他回应同等妩媚的眼神。

而后抛弃了他的伊邪那岐毫无预兆的踏入红莲修罗,肃杀和冷捅穿了美丽的极乐梦境,和他自己。他倒在哥哥怀里从大梦中醒来,而后在他冲破净土的恸哭中再次入眠。

【偶也弄个置顶】欢迎来到我的博客踩1踩!

我是阿希,很高兴认识你,这里是我放乱七八糟的东西的地方,我打算让它变成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我的博客!
近期逐渐混乱邪恶,废话和废画都有可能放出来,天马行空的想法和毫无意义的咆哮也可能放在这,随时写随时删,放一放更加乱七八糟的东西,不喜欢就取关吧!( ﹡ˆoˆ﹡ )
源稚生\张楚岚\KAITO\费里西安诺·瓦尔加斯的狂热粉,希望能和同好快乐交流

我去,突然发现置顶功能,这条我还是手动置顶8!群宣比较重要

【学长组】去日朝露

兴致来了的小段,可能是以后芬源原著同校paro的粗糙序章 可能就没有然后了
太长时间没有温习龙三完全按照印象和兴致来的 故事线和逻辑接着龙三 龙四龙五内容有点接受无能现在已经忘得差不多了 可能会出现多处BUG也就是说这是篇纯爽文,给自己的拉郎心爽爽
-
蛇岐八家的大家长果然轰轰烈烈的战死了。

他接到这条消息的时候学院论坛被几百张按秒更新的帖子刷得几乎崩溃,黑白庞然的信息不断滚动着,人气大还久远到后几届的俊秀学长刷满首页,他头顶也同样滚动变换着四个男人的照片。

浓妆艳抹的男人们,Bsaraking,橘右京,小樱花以及风间琉璃。高天原的三位招牌牛郎正在召开告别会,风间大师的照片显然是拿来镇场的。

高天原作为第一个知道风间大师退界的牛郎店,鞠躬尽瘁的在头牌牛郎的巨型照片下又专门给他放了个巨型立牌,过于漂亮的男人摄人心魂的笑容下边用樱红色的日文写着一段字:花开总有花谢之时,然而花道之魂永远不会凋落!!!

大量女性就站在巨牌前梨花带雨的哭,他盯着巨牌看了一小会巨牌就被人群给淹没了。

他就接着愣着继续穿过人群盯着那个男人的照片发呆又穿过那个男人对着另一个人发呆,过了一会儿啪的关上笔记本,冲路明非问:我怎么没被滚动?

路明非说我哪知道,还有你怎么越来越不正常了?他没理他,看着合上的笔记本,和被女人堆淹没的巨牌。

那个大家长死了。他没头没脑的说,路明非也和他愣了起来,半天后说,是啊,死了啊。

所以他去参加了他的葬礼,以他好友的师兄的身份。站在一群穿得黑漆漆,脸色同样黑漆漆的日本人中,格外不入调。他来得太匆忙,穿的还是牛郎店借过来的骚气西装,一身的松散和随意。肌肉甚至把小一号的西装撑成紧身衣。

按理说他这样应该马上就被驱赶出去的。但没人理他,所有人都被沉重、无声、令人窒息的氛围牢牢包裹住了。

他的葬礼太隆重,极度不符合本人作风,唯一符合的是一片片的黑压压,他的棺材也是黑压压的,里面关着他,和紧拥着他的他弟弟。

他站了好久,没看到他的死相,看他被哀悼,看他被下葬,看他入土为安。

时间在沙土泼向棺材的间隙流走,天地很快就暗沉,然后浑然黑压压。

黑压压的、哀悼的仗队渐渐几乎走光了,只有一个黑压压的人还站在那里,像一只家被洪水冲没去了的乌鸦,败北的站在那。

他和和乌鸦一样的男人一块儿站着,看着新立的墓碑,崭新,纤尘未染的洁白大理石,都能想起那个男人被一层层黑压压包裹着的清清冷冷的肌肤。

他想说嘿兄弟,别难过啦,人死了就死了呗,你和我都是见过不少死亡的人了吧,怕什么啊?怕什么啊?

可他说不出口,他一个字都说不出。如鲠在喉地艰难呼吸着,对着和蛇岐八家大家长肌肤相似的大理石和黑压压的天大地大。

您是大家长很好的朋友吧?想不到败北的乌鸦一样的男人先说话了,他见过这男人,他兄弟死了,喜欢的女人也死了,现在老大也死了。

他长得就像个精明的混混,事情上头脑确实也挺精明的。他客客气气的提出疑问,被细雨淋湿的眼镜后面乌黑的深眼睛平静的看着他。

他恍惚了一下,索性坐在湿土上,佐伯龙治也坐下来,和他无言地面面相觑。

他干笑一声,声音从无形的鲠中穿出来嘶哑难听,又狠狠的咳了几声,眼泪都呛了出来。

这么说并不准确,他无意抚摸了一下墓碑上的平假名,手指感受着凹进去的刻纹,有点微湿的水汽涔陷进去了,划过去像道泪痕,みなもと ちせい,我是他前男友。

他曾经是我的少年,但是那个少年死去了;我也曾经是他的少年,那个曾经是少年的我也死去了。

我们曾是彼此的朝露。

他对着佐伯龙治说:

中国古语里朝露就是死去的少年,这个二货他其实死了两次了,你知道吗?

他用手弹了一下土壤中绿芽上的盈水,他劲太大了,打得却很准,水被他弹得一干二净,芽却颤巍巍的毫发无伤:像这样,很快死去了。

我和他很像,我也死过一次,他第二次的死亡比我要早。我也是早晚会死的人。

佐伯龙治看着他:他没有和任何人说过这些,你和他的弟弟,他从来没有对我们说过。

是啊是啊,他就是把事情闷烂在肠子里的人。他笑咪咪的说,但我也没有和别人说过他。

你是这么多年唯一一个知道我和他关系的人,你想听我和他的故事吗?

我和他的故事象征着古中国的朝露,代表着两段死亡。不是特别轰轰烈烈的爱情……但是我把我鼻涕水滴他脸上的时候他没打我,我睡相不大好把他踢下床的时候他也没揍我,我甚至没刷牙就亲他他也没砍我,我很厉害吧?对黑道皇帝做这么过分的事情他都没打死我,这是不是真爱还是什么?中国畅销书都写这种的,霸道皇帝宠溺妃……

好吧这确实代表不了什么,他脾气一直很好,对吧?

他絮絮叨叨胡说八道,前言不搭后语,长相不好惹的混混极有耐心的静静倾听着。

细雨打湿了他的刘海,他就干脆给自己捋了一个背头:看,我还用这个发型和他练习交际舞……不过我跳的是女步。

他都没和我说过……没和我们说过。

没有?没有就对了……那我就慢慢的和你说,我见过他为了执行任务穿婚纱和我搭档,可美了,你没见过吧?比当时的校花还好看,可惜他扮女人太蹩脚,不到一分钟就被目标识破啦,然后他索性就脱掉碍事的衣服,穿着一条四角裤速战速决的打死了一条A+死侍;

我们相遇是在自由一日的时候,这货崩了好多人,拿着枪直接朝我——那年冠军预定的我杀过来——哦你见过他拿枪的样子吗?他现在都是用刀,对吧。他杀人的样子也很漂亮,他当年做什么都是最优秀的,锋锐,光芒四射。自由一日的时候杀人也又快又狠,谁能想得到他后来会这么懦弱啊——第一次真正杀人的时候就无能的死去了,变得一点也不勇敢,那之后杀什么都很快,死侍也好,暴走的鬼也罢,依然又快又狠,又软弱。

他死去了。

他顿了顿,你不信吧,他早死了——死了好久了,
那之后他躯壳里漂荡的是一条孤魂,其他的魂魄都被焚烧,化成灰,变成星星了。

他抬头看着黑压压的天,明明下着雨,这时候星星的确出来了,满天都是绚烂,渺小却发光的尘屑。

这样的星空之下,他当着佐伯龙治的面,轻轻地吻了一下那个片假名,みなもと ちせい,我很爱他啊……可是他死了。而现在,躯壳和游魂也不剩了。

这个真的太强了这个……

我要吻你一万遍!!!!!!!!!!!!!!!然后吻源局一万遍!!!!!!!!!!!!!!!!!!!!!!!!!!大海都不能表达我的爱意!!!!!!!!!!!!!!!

靴の花火:

给 @阿希-酒煮火咕噜噜 产滴粮,因为还没有看原作所以有什么bug就……!!!见谅。

【玉碧】庸人无为(二)

 ·架空,无异人设定现代paro

    ·年差设定,伪养成,狗血

    ·just写得爽,坑品无保证【跪

  ·真的是玉碧

  孩子紧紧地攥着张楚岚的手,害怕被甩掉似的,默不作声地跟张楚岚回家。

  孩子不说话,张楚岚也不说话,无言的凝重氛围沉甸甸地萦绕在半大不小的少年和孩子中。张楚岚一边走一边发愁地皱着眉。

  养活自己都足够艰难,他真的养不起一个和他无缘故的、要温饱的生命了。

  夕阳把人影拖得老长,橘黄色的光打进破旧、陈腐气息浓重的小巷子里,廉价油烟味从灰色的水泥筑的居民楼传出,张楚岚又看了一眼孩子:“你确定要跟着我?没几天吃不起饭的话我把你卖了都没准。”

  孩子懵懂地看着他,张楚岚叹了口气,心口堵着什么东西似的笑容都扯不出,摸摸口袋里的钥匙打开门,五十平米不到的狭小空间,及其简易的装修,一张床一个电风扇一张桌子一台电脑和一个厨房,就是他的全部了。

  一个15岁的少年不该拥有的张楚岚有,而该拥有的张楚岚一样也没有。他五官甚至还保留着很多稚气,又有远远超脱同龄人的老成。

  “进来。”张楚岚一边拖鞋一边示意,“我知道你是有家教的乖崽子,别给我添麻烦,我帮你找你家人。”他打量了一下孩子漂亮时髦又不失可爱帅气的衣着,气叹不够似的又唉了一声,“一看就是大少爷,真担不起你缺胳膊少腿,我怎么就揽了这种麻烦呢。”

  孩子乖巧地拖鞋,闻言终于迟钝地听懂了般瞪了他一眼,小声地说了一句什么,张楚岚没听明白,凑上前问:“什么?”

  “……张,张灵玉。”

  蚊吶似的,张楚岚蹲下来,孩子揪住他的头发,小朋友说悄悄话一样在他耳边小声说:“张灵玉,我叫张灵玉。”

  隔壁大妈可能在炒辣菜,呛人的油烟味从窗外冲进来,张楚岚猛地一阵咳嗽。

  巧啦,真和我姓呢。

·

  正逢暑假,张楚岚中考毕业,给市重高录取了。学费相应不低,他找人造了张已满十八岁的身份证,顶着一张看着就小孩似的娃娃脸,应聘了风吹日晒的发传单的活儿,满世界地发健身传单。大发慈悲地给了他名字的自闭症儿童张灵玉鸠占鹊巢,乖乖的待在他家看他的书。终于还差十张快收工了时,一个路人肩膀用力撞了他一下,传单散落一地,张楚岚边捡边纳闷,现在的人都这么不长眼吗?

  “哟,张楚岚!”初中班里的著名二世祖不带好意地朝他笑,也没有帮他捡东西的意思,“不和哥几个去玩,在这做什么呀?”

  “现在龙哥你这不看到了么!”张楚岚附和着笑,一边捡起东西一边答:“你也知道我家没钱去不了,只有龙哥几位才有资格玩呀!”

  二世祖和他身后的几个朋友都笑了,也没再为难他,直接走开了,在背后说了一句什么,声音并不低:“这怪物确实没脾气啊!”

  又是一阵哄笑。

  张楚岚闻若无睹,并不太顺利地发完了余下十张传单,发完时天色已经彻底黑了,夜市摊零零碎碎地摆起来,关东煮和炒面的味道让他肚子直叫。他踢了踢有些酸痛的腿,伸了个懒腰打算回去,走了几步察觉到什么回头,张灵玉就跟在他身后。

  “我X!”

  张楚岚结结实实地吓了一大跳,冷汗都冒出来了,张灵玉像第一次见面一样用他过分漂亮的眼睛无声注视他,一声不响地跟着他走。

  张楚岚腿都不知道该放哪,只好摆起监护人架子:“你怎么……你知不知道这样有多危险!你什么时候过来的?”

  张灵玉侧了一下脑袋,小声回答他:“我一直都在。”

  一直都在。

  那也意味着什么都看到了。

  张楚岚后知后觉地感到了令他不适的、久违的羞耻感。

  他的心凉了半截,默不作声地转身就走,张灵玉在后面紧紧跟着,可毕竟人小腿短,很快就跟不上了,张楚岚快步走了一段路几乎要跑起来,这拖油瓶甩开更好,脑子还有些问题,被人贩子拐走也好,被警察发现也好,他真的不敢带了,他没有能力,太久没有和任何一个人紧密的联系在一起,也许他已经丧失适应这种亲密关系的能力了。

  可他停下来回头看他时,张灵玉还在固执地跟着他的脚步,他们之间的距离隔了四五个烧烤摊,昏黄的街灯一盏盏亮起,热气腾盛的白雾使他们的距离拉得无比遥远。

  张楚岚还是把张灵玉抱了回去。

  T又一个BC

  注:真的是玉碧,不要发表逆向言论哦

  

  

【恺源】饮鸩止渴(R)

  ·是上次点文抽的女装屁雷 @DIEWACHEN 

  ·为了写得爽脱得爽【喂!】得合理尽可能合理一点【结果更加不合理了自己都不知道在写什么啊靠北】原作基础上有所改动,原著风+作者个人文风杂糅的见鬼文风,中心主旨还是干【个屁】!

  ·依然放飞自我流,逻辑喂狗吃,肉真的不好吃太久没割腿肉车技从零开始,ooc

  ·从恺撒从港口下岸后写起,剧情大概就是恺撒误打误撞闯进极乐馆分部代替源稚生的目标掉了进去,那个包厢所有人都在群【P】,源局原计划是悄咪咪潜进来打探情况悄咪咪杀死目标再悄咪咪溜走的

     ·我花了半天铺垫贫民窟然后花了半天反思自己为什么要铺垫贫民窟

点我看在线大家长穿女装打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