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希-酒煮火咕噜噜

是个想和同好快乐交流快乐吹的过激账号,你恶意抹黑我喜欢的人我就骂你
不喜欢我喜欢的人是喜好不同,为了扯掰为什么不喜欢他而给他按上一堆根本不存在的罪名和设定就是讨打。 over

你全家都是大猪蹄子🙄

我真的很难受

不戴任何滤镜,从现实角度认真的想了一下,张楚岚这么整下去早晚会把自己整死,而可能压根就不会有什么人会一直记得他,他于王也、诸葛青来说只是一个算是没太深交情的、一起共事过的普通朋友,对王震球来说就是个有趣的玩物,对张灵玉来说也只是个朋友都说不清的复杂人物【现阶段】,徐三徐四把他当成照顾冯宝宝的一个工具,而他唯一全身心付出、交予信任的冯宝宝,可能只把他当成生命中的另一个狗娃子而已。
他无父无母,没有亲人爱人,没有安全感,没有归属处,没有可以信任的人。
一个城府极深双商极高身怀绝技的十九岁大学生,往身前身后看,一片空荡荡。在哪个地方都像个怪物。
没人爱他,没人会铭记他,也没人会保留他的照片。
用coco的说法就是,他死后,用不了多长时间,张楚岚这个存在就会被淡忘。
当最后一个还记得他的人也把他的样子慢慢遗忘的时候,张楚岚就彻底消失了。
#我知道我很矫情但我真的很难受你们能不能对他好一点我真情实感的哭撩#

这个真的太强了这个……

我要吻你一万遍!!!!!!!!!!!!!!!然后吻源局一万遍!!!!!!!!!!!!!!!!!!!!!!!!!!大海都不能表达我的爱意!!!!!!!!!!!!!!!

靴の花火:

给 @阿希-酒煮火咕噜噜 产滴粮,因为还没有看原作所以有什么bug就……!!!见谅。

【玉碧】庸人无为(二)

 ·架空,无异人设定现代paro

    ·年差设定,伪养成,狗血

    ·just写得爽,坑品无保证【跪

  ·真的是玉碧

  孩子紧紧地攥着张楚岚的手,害怕被甩掉似的,默不作声地跟张楚岚回家。

  孩子不说话,张楚岚也不说话,无言的凝重氛围沉甸甸地萦绕在半大不小的少年和孩子中。张楚岚一边走一边发愁地皱着眉。

  养活自己都足够艰难,他真的养不起一个和他无缘故的、要温饱的生命了。

  夕阳把人影拖得老长,橘黄色的光打进破旧、陈腐气息浓重的小巷子里,廉价油烟味从灰色的水泥筑的居民楼传出,张楚岚又看了一眼孩子:“你确定要跟着我?没几天吃不起饭的话我把你卖了都没准。”

  孩子懵懂地看着他,张楚岚叹了口气,心口堵着什么东西似的笑容都扯不出,摸摸口袋里的钥匙打开门,五十平米不到的狭小空间,及其简易的装修,一张床一个电风扇一张桌子一台电脑和一个厨房,就是他的全部了。

  一个15岁的少年不该拥有的张楚岚有,而该拥有的张楚岚一样也没有。他五官甚至还保留着很多稚气,又有远远超脱同龄人的老成。

  “进来。”张楚岚一边拖鞋一边示意,“我知道你是有家教的乖崽子,别给我添麻烦,我帮你找你家人。”他打量了一下孩子漂亮时髦又不失可爱帅气的衣着,气叹不够似的又唉了一声,“一看就是大少爷,真担不起你缺胳膊少腿,我怎么就揽了这种麻烦呢。”

  孩子乖巧地拖鞋,闻言终于迟钝地听懂了般瞪了他一眼,小声地说了一句什么,张楚岚没听明白,凑上前问:“什么?”

  “……张,张灵玉。”

  蚊吶似的,张楚岚蹲下来,孩子揪住他的头发,小朋友说悄悄话一样在他耳边小声说:“张灵玉,我叫张灵玉。”

  隔壁大妈可能在炒辣菜,呛人的油烟味从窗外冲进来,张楚岚猛地一阵咳嗽。

  巧啦,真和我姓呢。

·

  正逢暑假,张楚岚中考毕业,给市重高录取了。学费相应不低,他找人造了张已满十八岁的身份证,顶着一张看着就小孩似的娃娃脸,应聘了风吹日晒的发传单的活儿,满世界地发健身传单。大发慈悲地给了他名字的自闭症儿童张灵玉鸠占鹊巢,乖乖的待在他家看他的书。终于还差十张快收工了时,一个路人肩膀用力撞了他一下,传单散落一地,张楚岚边捡边纳闷,现在的人都这么不长眼吗?

  “哟,张楚岚!”初中班里的著名二世祖不带好意地朝他笑,也没有帮他捡东西的意思,“不和哥几个去玩,在这做什么呀?”

  “现在龙哥你这不看到了么!”张楚岚附和着笑,一边捡起东西一边答:“你也知道我家没钱去不了,只有龙哥几位才有资格玩呀!”

  二世祖和他身后的几个朋友都笑了,也没再为难他,直接走开了,在背后说了一句什么,声音并不低:“这怪物确实没脾气啊!”

  又是一阵哄笑。

  张楚岚闻若无睹,并不太顺利地发完了余下十张传单,发完时天色已经彻底黑了,夜市摊零零碎碎地摆起来,关东煮和炒面的味道让他肚子直叫。他踢了踢有些酸痛的腿,伸了个懒腰打算回去,走了几步察觉到什么回头,张灵玉就跟在他身后。

  “我X!”

  张楚岚结结实实地吓了一大跳,冷汗都冒出来了,张灵玉像第一次见面一样用他过分漂亮的眼睛无声注视他,一声不响地跟着他走。

  张楚岚腿都不知道该放哪,只好摆起监护人架子:“你怎么……你知不知道这样有多危险!你什么时候过来的?”

  张灵玉侧了一下脑袋,小声回答他:“我一直都在。”

  一直都在。

  那也意味着什么都看到了。

  张楚岚后知后觉地感到了令他不适的、久违的羞耻感。

  他的心凉了半截,默不作声地转身就走,张灵玉在后面紧紧跟着,可毕竟人小腿短,很快就跟不上了,张楚岚快步走了一段路几乎要跑起来,这拖油瓶甩开更好,脑子还有些问题,被人贩子拐走也好,被警察发现也好,他真的不敢带了,他没有能力,太久没有和任何一个人紧密的联系在一起,也许他已经丧失适应这种亲密关系的能力了。

  可他停下来回头看他时,张灵玉还在固执地跟着他的脚步,他们之间的距离隔了四五个烧烤摊,昏黄的街灯一盏盏亮起,热气腾盛的白雾使他们的距离拉得无比遥远。

  张楚岚还是把张灵玉抱了回去。

  T又一个BC

  注:真的是玉碧,不要发表逆向言论哦

  

  

【恺源】饮鸩止渴(R)

  ·是上次点文抽的女装屁雷 @DIEWACHEN 

  ·为了写得爽脱得爽【喂!】得合理尽可能合理一点【结果更加不合理了自己都不知道在写什么啊靠北】原作基础上有所改动,原著风+作者个人文风杂糅的见鬼文风,中心主旨还是干【个屁】!

  ·依然放飞自我流,逻辑喂狗吃,肉真的不好吃太久没割腿肉车技从零开始,ooc

  ·从恺撒从港口下岸后写起,剧情大概就是恺撒误打误撞闯进极乐馆分部代替源稚生的目标掉了进去,那个包厢所有人都在群【P】,源局原计划是悄咪咪潜进来打探情况悄咪咪杀死目标再悄咪咪溜走的

     ·我花了半天铺垫贫民窟然后花了半天反思自己为什么要铺垫贫民窟

点我看在线大家长穿女装打炮

大家好!我创了一个源稚生个人群!

这里是源局同好快乐交流群!

门牌号799574460!

门牌号799574460!

门牌号799574460!

  

………………由于本人是童叟无欺货真价实的取名废群名称暂时长这样!!!!


欢迎源大哥同好前来交流!!!


源大哥既源稚生,江南的幻想小说《龙族》系列中的人物。在《龙族Ⅲ黑月之潮》登场。卡塞尔学院日本分部执行局局长,源家家主,蛇岐八家少主,后继任蛇岐八家第七十四代大家长,天照命,自称斩鬼人。是继承皇血的超级混血种。


……好了我编不下去了!!!我真的不会写群宣8好意思!


老子三年前就想创这个群了!!!我也不知道为啥这么草率地突然创出来了!!!!!


在这里你可以花式吹源,和同好自由交流脑洞、交换看法,结识许多有趣的灵魂,许多有去的同好等你来玩哦!【棒读】


注意事项:本群可以自由讨论任何有关源稚生的话题,包括外貌、性格、生活、背景、战力、他弟、他妹、他朋友、他手下、产粮太太等等等等及任何相关CP


但是:1.严禁撕或黑任何角色&CP,违规者踢,请使用友好和谐用语交流,违禁者踢出


2.禁止灌水【我不知道这个贴吧古早词现在还有没有人懂】,大规模讨论个人生活


3.究极严禁提出“象龟渣攻”论,否则群主会亲自骂你并永远封入黑名单。


  

以上!!!欢迎真正喜欢源局的同好们入群!!


对不起

我不是不想填坑,是老L不让我填

【玉碧】庸人无为(一)

     ·架空,无异人设定现代paro


  ·年差设定,伪养成,【非常】狗血

  ·just写得爽,坑品无保证【跪


  ·真的是玉碧


  初见八岁与十六岁。

-


  

  张楚岚耷拉着背,拖着人字拖,有气无力地随着比肩叠踵的大妈人流挤进特价商场时,生了锈的广播箱正在放爱情买卖。深情十足要要切克闹的男声在大妈们热火朝天的大嗓门里显得格外有生命力;张楚岚提着装满特价蔬菜的红塑料袋准备出门结账时,爱情买卖已经快进行完了第三轮循环,女声声极具穿透力的高音以至不耐受的破音箱掺杂了刺耳杂声。他瞥了眼商场边墙的公共座椅,那小孩还在,并且持之以恒地盯着他。


  漫天的灰尘味、半旧不新的商品、时不时一闪一暗的大灯、土里土气的乡村音乐、撸袖子的大妈和张楚岚,所有的一切都和谐得很,以至于愈发显得那个小孩有多么格格不入。


  面容秀丽,坐姿端正,衣着看着就很贵。就是不应该来这地的有钱人家的孩子,此刻表情镇定得一点都不像走丢了的样子,双手放在前膝,乖乖地、端正的坐,就像他面前有十个幼儿园老师,只不过眼神游离着,锁定了他似的不放。


  一个大叔身上的油渍有点多,匆匆忙忙地走过来时撞了张楚岚一下,边殷切地唤着“囡囡”边向小孩大步走过去,几个大叔同一时间就冒了出来,就像他们本来就存在灯光看不到的昏暗处,自然而然地出来了。


    “囡囡让伯伯们好找哟!”


    张楚岚又看了几眼,手插口袋里, 慢慢晃晃地走了。“囡囡、囡囡”的叫唤声跟破音箱一样刺耳,可能那小孩就是不动,也许还是在盯着他。


  蔬菜共价七块五,还有两块五余额。张楚岚结完账,拎起瓶可乐,转了个圈返回去,穿进大叔圈里,喊:“乐乐!”


  那孩子突然站了起来。


  “几位大哥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张楚岚笑嘻嘻地把可乐递给小孩,“这是我家小弟弟,一直在这儿等我的,不是大哥们的千金哈!”他一面鞠躬一面拉着小孩的手,不料小孩率先拉住了他,并且清晰地说:“爸。”


  围观的群众数量渐增,碎嘴大妈居多,话题中心由“这究竟谁家的小孩”变成“年纪轻轻就喜当爹,世风日下现在的小娃子”,唾沫飞星直朝他来了,几个人贩子见势不妙,一边打着哈哈一边散开,就这么从人群中消失了,仿佛从未出现。


  张楚岚冷汗终于下来了。


  ·


  “小皮崽子欠打是不?不要随便认人做爹,很没礼貌的知不知道?”


  “……”


  “你难不成真叫乐乐啊?为什么不说话?”


  “……”


  “你再不睬人信不信我在这里抽你!”


  “……”


  好不容易摆脱了大妈的唾沫攻击,张楚岚拉着精贵小屁孩忙不迭地冲出来,劈头盖脸就是给一顿教育,结果是他全程自说自话,小孩子自在悠闲的喝着可乐,另一只手还是不放人。张楚岚抬手作拳,落下来变成了罪恶之爪:“我捏!”


  手感真好,张楚岚边捏边感慨,水煮蛋似的,脸蛋儿比水煮蛋还白嫩。此刻崽子的水灵灵的眼睛甚是冷酷地看着他,写满“你是智障”四个字。


  张楚岚妥协了松手,“我带你去宋叔那,快一点你马上就能见到你家人了。”


  孩子依然盯着他,眼神就没变过,张楚岚服了:“你是怎么回事啊,真让人瘆得慌。”


  “我不去。”


  “哈?”


  孩子固执的摇头,再不说话了。


  ·


  “多漂亮多乖的孩子啊,楚岚你当爹了吗?”宋叔父爱大发,甚至有心情调侃一句。派出所正当轮班,大多警【哈!】察都回家过节了,零零碎碎的几个人处理着一堆治安问题,张楚岚眼皮打架了才轮上来。


  “商场捡的,当时就要被人贩子拐走了。问他什么什么也不说,只会盯着我。”张楚岚尽可能意简言赅,他肚子直叫饿。


  小孩子就认认真真的看着宋警官,一脸乖巧和内敛。


  “姓名?”


  “……”


  “性别?”


  “家庭住址?”


  “……”


  “父母?”


  “……”


  很好,回答问题也乖巧得很,如出一辙的沉默。张楚岚有点不耐烦,捏了捏烟盒,想想又放下了。


  半长不短的问询没有任何结果,孩子低着头出来,一副做错事的样子,抓住张楚岚衣角。


  “这孩子恐怕有点自闭,”宋警官道,“……楚岚你看?”


  张楚岚沉默片刻,直白道:“我怎么看?宋叔,我养不了他。”


  宋警官叹了口气:“我明白……我先让他在这待几天吧,要是问不出什么也没法子了,只能让他去孤儿院。”


  小孩子这时突然抬头,然后抬起手,手脚并用的抱住了张楚岚的大腿,说:“爸。”


  张楚岚:“……”


  孩子看着小,力气居然大得惊人,宋警官加几个警官合力帮忙都没拉开。奇怪的是他不哭也不闹,就坚定得很地抱着张楚岚的大腿仿佛誓死不分离,所有人都没法子了,张楚岚给他商量:“你下来,我带你回家可以吗?再不行我叫你爸算了,求你了我腿真的要断了……”


  没出息的绥靖政策让喜当爹的穷爸爸张楚岚真的抱了个漂亮儿子回家。


    


  

T了个BC

【双源】结【ABO设定/年下/半架空】06

大噶好,我来填这个史前巨坑了【你居然有脸提】


  现在看看两年前的文笔真实尬到想删号重启………………当然现在也依旧尬到飞起…………

但是既然答应大家填坑了对吧哪怕全程左手捂脸右手打字也要耻着写完它额啊啊啊啊……!【

 


  


  -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下起了雨,暴雨滂沱,电闪雷鸣。


  源稚女惊叫一声,钻进源稚生的怀里小声呜咽。


  “稚女不要怕,”将弟弟抱紧,身为长兄的稚子大声以己之力试图抵御骤雨的咆哮:“没有什么好怕的,我们是奥特曼的朋友,奥特曼从来不害怕黑暗和闪电!”


  源稚女抓着哥哥的衣角,头靠着一点都不伟岸的小小胸膛,倾听里面的心跳,渐渐安静下来,昏昏沉沉的在年幼兄长营造的小小世界里安心睡去。


  小孩子的言论永远幼稚且缺乏信服力,可是源稚女相信,他的哥哥就是无所不能,面对有如末日般的世界也能毫不畏惧。


  而今窗外仍然暴雨滂沱,电闪雷鸣,他却站在的哥哥面前,被亮如白昼的闪电映成修罗。


  也许他才是黑暗本身。


  “……哥哥总是这样。”


  声音太干涩,连指摘都显得过于含糊,源稚女垂下手,看着上面滴落的鲜血。


  源稚生望着他。他似乎什么也没反应过来,连他这句话也听不懂,惊惧和迷惑,厌恶和情欲,也许太多的情绪根本没有在一时间消化过来,他的表情带着一点茫然,唯有手指狠狠的嵌进木质的椅子里。


  野莓的味道太馥郁,苦巧克力的味道太稠密,已经悄然编织成看不见的密网,无形收紧。


  源稚女想到老人常说的“结”,羁绊与羁绊交缠而形成的东西,也许就是这种信息素的味道,无法解释无法形容也无法摆脱。


  他握住哥哥的手,并不细嫩,少年老成的茧布满手心,而且滚烫。源稚生略微后缩了一些,似乎有些怕他。可是他从来没有怕过任何人。


  从来没有。


  “哥哥?”源稚女轻声说。


  他略一歪头,面若好女的脸庞满是无辜和难过,学习着像年幼的源稚生每一次做的那样,轻轻抱住他。


  “不要怕我啊……我们本该一直都在一起。”

淦耶我真的好意思说我两年前写的是黑历史吗现在写的都是些什么又短又屎的东西不如说我以前为什么要作死找这么难写的题材都是时辰的错点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