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希-酒煮火咕噜噜

是个想和同好快乐交流快乐吹的过激账号,你恶意抹黑我喜欢的人我就骂你
不喜欢我喜欢的人是喜好不同,为了扯掰为什么不喜欢他而给他按上一堆根本不存在的罪名和设定就是讨打。 over

【双源】风与潮之夜

依旧是扔之前的黑历史……懒得说废话了OTZ

如题所示,风与潮之夜,高天原之战也就是风间人格重新复苏开始改编,就一个没尾的心血来潮片段 可能有空会写大连载 不过那也得等我把之前的坑填完先

疯子迪迪,原著流上更疯一些的我流疯子迪迪 很短小 源大哥很惨 而且素黑历史所以慎
-

被抓住了。

被什么东西抓住,被如何抓住,源稚生在着零点零几秒的时间内无暇反应,只能让大脑发出最原始的危险信号。

而后铺天盖地的威压感与无边恐惧如同暗潮般使人窒息地涌上来。

这是一只即将进入狩猎者口中的猎物所应该具有的感官。

他被风间琉璃抓住了。

他如痴如醉地死死把源稚生抱住,龙骨状态的武装被恐怖的力道瞬间强制解除,恐惧感冲刷着四肢百骸,腰部的肋骨即刻折断,源稚生咬下从腹中冲上来的血,毫不犹豫地大吼:“撤离!!”

冷静与骄傲,强大与无畏,在面临这个怪物时统统分崩离析。

癫狂的、捕获了猎物的极恶妖鬼肆然的纵声狂笑起来,他犹如一名丢失了多年珍宝的守财奴一般把失而复得的宝物神经质的死死抱在怀里,一边抬手挥舞樱色长刀随手把前来争夺宝物的垃圾斩杀掉。没有人知道他在什么时候抓到了源稚生,这个怪物的速度根本没有人能够估算,在干部们结成脆弱无比的人墙的那一刻就已经开始倒塌了,沛然莫可抵御的攻势下根本没有人能够幸存得下来,无数干部喷射出来的鲜血浸红了墙壁与地砖,他欣喜若狂,喜不自胜,美的惊心动魄的脸上浮现的表情又像一个纯真赤子的欢喜,他的手指死死地扣住源稚生的腰部,牢牢地用手臂箍住他,像要把源稚生活活揉进自己的血肉里。

“我抓住你啦!我抓住你啦!”

他满面欢欣地和源稚生分享他的喜悦,声音克制不住的上扬,最终咆哮着吼出来。

“我抓住你啦!哈哈哈哈哈!哥哥!!”

腰部传来巨大的压压力碾着肋骨和内脏生生碎裂,钻心的痛楚蔓延四肢百骸,迫使血液一次次直灌喉咙,源稚生眼前阵阵发黑,神志像缥缈的浮沙那样若有若无,干部的鲜血雨一般喷溅在脸上。风间琉璃笑的越来越畅意,极具感染力的笑声仿佛在表演一场人间喜剧。

“解救大家长!!拦住那个疯子!!!”风魔小太郎大吼。

视野越来越模糊,不属于自己的鲜血流淌进眼眶里染红万物,壮烈的、可怖的、如修罗般的红莲炼狱以高度模糊的面目呈现,变成团团荒谬失真的轮廓。

地狱不过如此。

源稚生机械地阖上眼,嘶吼着再一次下令:“给我撤离!!你们只是在浪费人命!!”

他虚弱得浑身都在发抖,声带和甜腥的血撕扯摩擦,他毫不怀疑风间琉璃会歼灭所有干部。但执行命令的竟然不是干部们而是风间琉璃,他真的开始抱着源稚生撤离。与其说是撤离,不如说在悠闲的散步,他目空万物,脚踩着执行干部的尸体,悠然自得的走上楼梯门——称得上是畅通无碍,因为抹杀障碍物只是挥手间的事情。

匍匐于地的死侍竟然像在为一名尊贵的暴君让道一般开始躲着他,他随手挥刀割断前来送死的干部生命,毫无阻碍的走上天台。

源稚生濒临休克,但干部的血比酷刑时的冻水更加残酷的泼洒着他迫使他惊醒,他在极度的双重痛苦间濒临崩溃,克制不住的抽搐起来,像一条落败至极的狼狈的狗,如果刚才风间琉璃将他杀死,这次毫无意义的屠杀根本就不用进行下去吧?

眼泪无意识地滑落下来。

“住手啊……”

“求你,住手吧。”

意识终被黑暗噬没。

评论(4)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