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希-酒煮火咕噜噜

渐渐变成混乱邪恶派选手 这是片鸽场

“开枪!”源稚生用尽最后的力气大吼。
恺撒吃惊地看着源稚生的眼睛,一直以来这个男人都给他一种阴阴的、不可捉摸的感觉,但此刻他目眦尽裂,仿佛金刚怒目。
“快开枪!打我的颈部!它的头就在后面!”源稚生喷出一口鲜血。
恺撒猛地咬牙,他准备开枪了。源稚生说得对,开枪的话也许还能救这架电梯,车齿轮能把他们停在半空中,不开枪的话他们全部完蛋。这种时候的仁慈是名副其实的妇人之仁。
可他的手指在颤抖,他面前是个活生生的人类,子弹穿透一个人类的颈部,结果是什么不言而喻。这该死的时候他忽然想起那个雨夜他们打着伞离开那间漫画店,走在一望无际的大雨中,他打着打火机,源稚生低头把雪茄凑在火苗上。曾经确实有那么一刹那,恺撒兴奋地觉得自己在日本认识了一个新朋友。
你能理智的做出判断说牺牲一个人可以拯救所有人,这是值得去做的,可如果你面对他的脸,你能一刀杀了他么?
“从不丢下朋友就是我的正义,我为正义而活着,也为我的正义去死!”
凯撒偏偏就是那种做不到的人,他一直以来比较欠缺的东西就是理性。所以他宁愿冒险冲进火场去救楚子航,或者跟他有一起死在里面,至少这样保全了他贵族的骄傲。 源稚生忽然笑了,他很少笑,笑起来出人意料的漂亮。
“加图索君,其实我也想过要当......正义的朋友。”源稚生松了手。
和死侍一起坠落的同时,他拔出腰间的童子切安纲,狠狠地插进自己的腹部,长刀穿透了他的身体切入了死侍的咽喉,刺穿了他的脊椎骨,源稚生猛地转动刀柄,重伤自己内脏的同时绞碎了死侍的骨头。他仰望天空坠向无边的黑暗中,凯撒和楚子航扑到被死侍撕裂的缺口旁大声对他呼喊,可他什么都听不见了。
“稚女......想不到我的结局,跟你一模一样啊。”他轻声说。
眼前浮现起多年前的一幕,那苍白而精致的脸坠入不见底的深井中,眼中的泪水滞留在空中,留下一串晶亮的光点。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