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希-酒煮火咕噜噜

Hello

【双源】结【ABO设定/年下/半架空】02

他使劲贴着地面扭动也没去的半点熄灭他的燥热的慰藉,铺天盖地的快翮感几乎湮没他别的一切知觉,地面传来的脚步声微弱地侵入他的感官提醒他有人走过来又在他面前停下,那股要命的香气挠得他狠狠地咬着自己的手指不让自己对这个人做什么。
“稚女……?”

没有人回答他。

“嗯……哈……你……快去洗澡……”

心跳声鼓动着他的耳膜。

“哈啊……你……不要……看我……”

奇怪的呻【渻】吟声完全不受控制的发出,源稚生努力克制也只会让它更加奇怪。自己这副样子被一直把自己当作无所不能的兄长的弟弟看到该会是多大的打击和恐惧?他不敢再想下去,绝望压迫着眼泪溢出眼眶,几乎是生理性的发出哽咽。

“别……看……”

源稚女一向对他的话百依百顺,这次却蹲下来深深对上他的眼睛。源稚生已经把手指咬得淋漓,也成功的再没发出任何声音,脱离控制滑下来的眼泪滚落进手指上的鲜血里,脸蛋涨满代表情【渻】欲的潮红,他有视线有些失焦,茫然地用湿漉漉的眼睛看着黑暗里源稚女不甚清晰的脸。

源稚女也觉得自己好像在被火海炙烤着,处于源稚生发散出来的微苦巧克力、樱花和晚香玉交织混合的信息素组成的火海里。似太阳极处发散的热和月亮最深处的凉。

他第一次从源稚生身上嗅到这样的气味的时候是在他觉醒成Alpha的第二天,那时候的气味还很淡仿佛像错觉,只有在源稚生熟睡的时候他才能埋进他的脖颈和锁骨里,如失去氧气一般贪【渻】婪又珍惜地嗅着那致命的香味。
从很早的时候,在他了解性别这回事情起,他就一直悄悄地祈祷这个人能变成专属他一个人的Omega。


不抱任何龌蹉念想的,他非常虔诚地对所有主神悄悄祈祷。


这只是源稚女作为一个小男孩的小小的、有点自私的心愿而已。


他想完全拥有哥哥,只是这样罢了。


哥哥就是他的世界,又像太阳,他只要成为源稚生的一颗小行星默默地、永远地绕着哥哥转,看着他发光发亮的样子就好。


但他渐渐发现绕着哥哥的行星并不止他一个,有好几个甚至有隐隐要越轨,比他要更接近哥哥的迹象。


而又一天,太阳在他面前坍裂,暴露出最原始的光核。宇宙告诉离太阳最近的小行星说你的愿望实现了,你本来就可以彻底代替太阳。


或将他占有。

蝴蝶扇动着苦涩与清甜混合的味道在泌出汗水的鼻尖,将有一场不可预知的海啸扑来,湮没某些事物。




月光柔和的打进窗里,雨不知什么时候停了,映着源稚生因湿透而紧紧贴着肌肤将身体线条裸露无遗的运动服,质地略薄的透露出一些色【渻】情的肉色,


源稚生痛苦的弓起身子,他浑身的快【渻】感都叫嚣着要得到解放,本能的欲【渻】望迫使他高高抬起臀部像原始生物般渴求交【渻】配,但理智又如尖锐的警报声提醒他绝对绝对不能在这个人面前自行解决。


他更用力地咬住拳头,接近自残地停止自己的失控。


“哥哥。”源稚女看了很久很久,伸出手触碰他,但源稚生几乎像是触电了一半抽搐了一下,痛苦不堪的打开他的手。


“……现在,你,千万别碰我……知道吗!!”


他几乎暴怒的下令,但发出的声音破碎成求【渻】欢的低低呻【渻】吟。


但回应是被整个人抱起。


刚被抱起他就失控地如同八爪鱼般抱住这个信息素强大的Alpha,战栗着用每寸皮肤紧贴着同样燥热的身体妄图减轻这该死的痛苦,他运动短裤以下裸露出的双腿泛着湿气紧紧交缠着源稚女。


源稚女动作一滞,随即把他抱进卧室里,身上交缠着他的人相当难耐地紧紧搂着他的脖颈,扑鼻的甜蜜气息撩拨得自己跟着颤栗起来。


他将湿透了的哥哥放上床,随即也被攀抱着的人拉扯了上去。于是将身子撑在他的身上,尝试着亲了亲他的嘴角。


“哥哥……”


适应了黑暗的源稚生湿润的眼睛无声地看着他,极度混乱的情况下他的眼睛依然干净得像繁星。他像是费劲所有力气压抑着汹涌的情【渻】欲,手指一点一点地松开源稚女的脖颈,像飞离花蕊的蝴蝶般滑落。


“稚女,”他喘息着竭力严厉一点,最终还是苦笑着慢慢用手盖住自己的脸,“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源稚女没有说话,只是又缓慢地吻了吻他的眼睛,从下眼睑吻到唇瓣,停住了片刻缓缓侵入他的口腔。

源稚生被他吻得神志朦胧,更猛烈的快【渻】感进他被迫咽下的属于源稚女的唾液流进四肢百骸引发一阵阵颤栗,他从来都不知道自己弟弟的吻技会这么好,让他在天堂的云端和极处的暗境反复沉沦。


檀木被以最适当的火候点燃,蔷薇最极致的绽放,野莓被以最恰当的力度碾压溅出汁水,这一刻Alpha的信息素强大到无以复加,源稚生在源稚女的退出后终于得以用手背贴着嘴唇大口大口的呼吸,所有感官却几乎被这样的味道溺亡。


源稚女吻了吻他潮红的脸,给他翻过身,在他的腰间垫上一张枕头,以保证即将开始的事情不会让他太过辛苦。


“够了……”


源稚生的手臂半埋着脸,源稚生没有看见他被血染得殷红的嘴唇开阖这突出夹带哭腔,绝望和愤怒的微弱呻【渻】吟,源稚女游走在他脊背线上的手顿了顿,又听见源稚生说:


“够了!!!”


源稚生吃力地转过身子,仿佛这个动作已经耗尽了他所有力量似的,他喘息了很久,野莓蔷薇和苦涩樱花的气味在空气中互相渗入无声融合,但感官被愤怒浇灌了全身,他闻不到被除了被火焰般情绪焦灼掉的别的味道,他恶狠狠地用一种前所未有的眼神看着源稚女,陌生的苦涩的情绪在他的心中迅速膨胀炸裂。


“你绝对——不能标记我!!只有你……绝对不能!!”







哥哥是个正直的好孩子 所以这《结》将围绕哥哥的正直来展开

评论(6)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