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希-酒煮火咕噜噜

Hello

【双源】抓住他【心理医生风间琉璃X洁癖患者源稚生/架空】篇二

“请冷静,源君。”风间琉璃的声音温和地插进他腥色怪异的回忆里,奇迹地安抚了他濒临失控的情绪。

 

“那只是梦,对吧?”

 

“……是的。”源稚生低喃。

 

“你醒来后,”风间琉璃看起来漫不经心地转了转笔,“还发生了什么别的变故吗?”

 

“……稚女不见了。”

 

源稚生的手指摁进真皮座椅里,渐渐地收成拳头。“我在他床上醒来,我给他带的游戏机还

放在他的桌子上……”


“可他不见了。”

“这件事发生在7年前,源君,”风间琉璃看了一眼桌面上的病历本封皮,“是24岁。”

 

“源君17岁的时候,稚女君失踪。这导致了你洁癖症状的出现,对吗?”

 

“是。”

 

“你醒来的时候……在稚女君的床上,有游戏机要送给他,说明这时候你已经不经常陪伴他了,只能通过以赠送礼物的方式补偿他对吗?”

 

风间琉璃的眼神微微变得犀利了一些,他身体向前倾,稍微地靠近了源稚生。

 

源稚生几乎阖上眼睛,很累似的,过了很久才回答他:“是。”

 

他看见风间琉璃的眼睛静静地凝视他,内在的深藏的情绪他读不出道不明,让他有一种奇异的说不清的感觉。他痛苦地皱起眉头:“……我十五岁的时候就离开他去了很远的地方……加入了警局。如果我能早点陪在他身边的话……”

 

“我说不定……就能够早点发现他的变化了吧?”

 

他紧闭上眼睛,眉目间弥漫着自责痛楚的意味。他没有注意到风间琉璃站起身子,伸手握住他的手指,慢慢地夹扣着,而后拢起来。

 

“这样的状态是一开始就变得这么严重的吗?”

 

“几乎每一天都会做恶梦,”源稚生轻声说,他在风间琉璃居高临下的注视下又有了一些置于梦处的感觉,“我越来越觉得……很脏……”


“很脏?”

 

这句话是风间琉璃俯下身子,在他耳边用吐息般的声音询问的。

 

但源稚生猛地睁开眼,一把将他推开,他像惊惶的兽类一般恶狠狠地瞪着他。风间琉璃却仍旧不愠不火地注视着他的眼睛。

 

“不要碰我。”他低喝道,还没有从刚才的状态缓过来,风间琉璃将手收回去坐回位置上,温和地解释道:“这是必要的暗示方式。”

 

源稚生紧皱眉头脸色苍白,他没有出声,继续对着风间琉璃的眼睛,等着他下一个如审讯般尖锐的询问。

 

“源君……对我刚才的动作有什么感觉吗?”

 

源稚生握紧拳头又松开:“很反感,很恶心……想揍你。”

 

“很严重的程度啊……没有一些熟悉的感觉吗?”源稚生瞳孔不易察觉地放大,他看见风间琉璃眼底的一些类似笑意的情绪收敛,变成利刺。他愣了很久答道:“没有。”

 

一片沉寂。

 

微风略略地扬动着半掩着的窗帘,金色的光块在风间琉璃的眸子里微微晃动,他的脸被埋在不太清晰的阴影里,让人看不太清他的神情。

 

源稚生突然像醒了过来,默然的站起身,于此同时风间琉璃又突然伸过手把他的指尖捉住,制住了他的挣脱,低声说:“请忍耐。”

 

骨戒分明的手指如藤蔓般将源稚生牢牢缠住,十指相扣,对方的拇指抵着他指尖上的茧,轻轻摩挲,源稚生黑着脸克制着自己不用力甩开,又听见他问:“想起什么了吗?”

 

源稚生摇了摇头。

 

“了解。”风间琉璃捏了捏他的指尖,留恋似的慢慢松开。

 

“源君的现状是可以更改的,只是需要一些比较深入的资料。”对上源稚生询问的神情,风间琉璃笑了笑,“如果可以的话源君可以每天都来找我,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种症状以及很大程度的影响源君的工作了吧?”

 

源稚生点点头,他确实已经带薪休假两个多月了。再不快点治愈的话被解雇是迟早的事情,哪怕他之前有多么劳苦功高。

 

“那么这是我的号码。”风间琉璃递给他一张纸条。“由于源君的情况看上去较为严重,我也愿意在必要的时候前往贵舍深入治疗——如果源君有这个财力的话。”

 

“钱不是问题,”源稚生打断他,“但我很反感别人闯进我的私人住宅里。”

 

“源君也希望能早点回归正常生活吧?”风间琉璃手托下巴暧昧地笑了笑,“既然如此,就请忍耐吧。”

 

TBC

这章是个过渡……嗯没啥内容【。

评论(8)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