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希-过激源局粉请黑子原地爆炸

梦想是毕业后和Kaito去日本登记结婚【来自死宅之怒吼】
混乱邪恶派写手和半吊子画手

飨宴

这篇真的是我最喜欢的一篇恺源文 写的超有感觉…

源局厨愉快玩的秘密处:

转载自贴吧,原文地址:

作者:Zubrovka

@天之川 穆

看到结尾那叫一个舒爽!有种想给加图索君生孩子又想让局长给我生孩子的冲动!以及总觉得拐嫖人鱼的正确方式就是用甜品2333


零.


血液顺着嘴角流淌下来。

他听见脑中先祖代代流传下的歌声,用海洋的语言在他的血液中轻灵歌唱。

温暖湿润的感觉就像回忆中浅海的碎金阳光,游动时海水浸没鳞片,犹如情人最温柔的手。 

就像现在。 

从模糊血肉中抬起的脸上没有表情。赤金色的眼睛着迷地注视着地上不辨形状的一滩肉块,突然俯身疯狂地撕出躯壳中的内容物。 

「さよなら」他喃喃着,用人类的语言。他咬嚼着红色的固体,刚死去的尸块中血液还没有完全凝固,他吮吸腹腔中甜腥的液体,平时隐藏在咽部的带刺舌骨伸出夹住柔软的肉帮助吞咽。血液漫在苍白的下巴上,瞳孔中突然雾气弥漫。 

——弥漫出地中海美丽的海市蜃楼。 



壹.


「所有人都知道那个小美人鱼的故事。所以他告诫自己不要再犯,永不再犯。」

房子的主人很少回家。 

人鱼在巨大的水族箱中游泳,无声而迅速。灰黑色的尾鳍犹如鲨鱼般分开水浪,背骨大大张开,划破水面,在阳光下晶莹剔透。脸颊后侧的裂口一扇一扇地过滤着水中的氧气,原本该是骇人的模样,却因为墨发的遮掩而不那么突兀了。 

因为看到你的发色才救了你回来。 

房子的主人曾经这样说过。 

“喔那是个漂亮的东方人,轮廓柔和得恰到好处,细长眉眼很有些冷漠的感觉。”主人一手摸着下巴一手抖了抖烟灰,“乍一看是个娘炮,抽女人烟——哦有时候在床上也这么干…

他说话的时候人鱼沉默地看着他。用自己鱼类一样冰冷的眼睛隔着水注视。他以为人鱼听不懂人类的语言,笑笑便走了。 

他有失踪了的恋人要找。 



贰.


「当他看到他的第一眼,仿佛听到了自己化为泡沫的碎裂声。」

恺撒那天只是心血来潮。 

走出门的时候几乎像来到了另外一个世界。阳光如此耀眼,空气中弥漫着花朵汁水丰茂的香气。深深吸了一口气,沿着青铜的镂空梯子慢慢走了下来。 

罗马的街头一如既往的喧闹。他漫无目的地朝斗兽场的方向走去,沿途的小贩叫卖着水泥浇筑的模型和鲜花,他停下来嗅闻,因为喜爱而抽出一束玫瑰。 

意大利的美女很多,而斗兽场附近则集结了几乎全世界的美人。他拿着玫瑰花,盘算着要送给今天遇到的最美的女人。 

然后他看到了他。 

斗兽场棕色的古老墙壁上斜倚着黑色的男人。黑发黑瞳,纤细身架裹在黑色风衣里,苍白的手指擎着一本薄书,整个人像一柄插进地面的古刀。就当时的环境而言,不搭调到足以引人注目。

夕阳把一切的影子都拖得长长。 

“海的女儿?” 

读书的男人抬头看他。细长的眼睛眼睛微微眯起,恺撒一瞬间仿佛看到了暮色流光中微澜的波浪。 

“抱歉,我不会意大利语。” 

中音透着淡漠。日本腔的英语,顿错悠扬。 

恺撒笑起来。用他柔软的唇轻触花朵。

“我叫恺撒 加图索。”他收回手,用完美的英语,“欢迎来到罗马。”



叁.


"fall in love"原来如此简单。人鱼想。 

想要见到他。想要听他说话。想要和他一起沉入大海最神秘的怀抱。 



肆.


如此简单。恺撒想。 

他和名叫源稚生的日本游客——这个名字读起来意外好听,恺撒这么想着——花了两个小时在意大利白色的街道中穿梭。初夏的意大利阳光很好,咖啡和花的香气充斥鼻腔,天空清澄碧蓝。 银色Zippo火苗一闪点燃相抵的高希霸雪茄和柔和七星。

“晚上没有安排的话可以来我家用晚餐。” 与尽量斟酌着的语气不符的,恺撒随意地拍了拍源稚生的肩。

此时太阳已沉入地平线。黑发男人沉默了良久,直到晚霞褪去。他双眼里浓重满溢的墨黑在霓虹灯下竟流光溢彩。 

「他无法与自己的本性抗争,直至一切都已太晚,无法挽回。」 

烟熏三文鱼,海鲜披萨,鲟鱼细意大利面,油煎沙丁鱼。每样精致的一小碟,配口感轻盈的白皮诺葡萄酒。奶油鱼肉蔬菜汤放在切片法棍边,蛋白杏仁饼像是飨宴的完美句号。

恺撒得意洋洋地挑了挑眉,看着源稚生喝下甜点酒。洒满糖霜的杏仁饼咬一口下去连牙根都甜到发酸,然而含上一口酒后滋味却妙不可言——源稚生忍不住又拿了一个。 

今天才认识的金发意大利人转着手里的酒杯。灯光昏暗暖橙,蓝色瞳孔如日落前暧昧的海水粼粼。源稚生不易察觉地叹了口气。 

危险。他的理智叫嚣。危险。 

他越过桌子,贴上对方混了烟味酒味的唇,然后被扯着领子按在水磨石地面上。

伍.


水族箱里总有鱼在。漂亮的珊瑚礁鱼种,如今在假山石中惶惑地游动。人鱼在水中追逐它们,将它们逼近水面,咬住鱼滑腻的身体。 

他甩了甩头,刘海湿漉漉地贴在额头上略有不适。颊腮暴露在空气中感觉干燥了些,人鱼潜下去一些,让水浸过脸颊。 

“仿佛神话里的海女般美貌啊。” 

带着调笑口气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人鱼顿了顿,仰头抛起口中的鱼接住吞下。颈后平时收伏的鳞片威吓性地立起来,他转身,向倚在花园门边的男人张嘴露出锐利锯齿。 

“乖一点。”人类慢慢走近他,半蹲下来将烟掐灭在池边。他下意识地看看自己微凸的小腹收起逆鳞。 

辉光般的金发倒映在人鱼赤金色的竖瞳中。他凑近了些,嗅闻着周围烟草和尘土的气息,直到一只手穿过他的头发,让他望进无限湛蓝的眸中。 

然后他低头亲吻他冰凉的嘴唇。 



陆.


像是玩情趣。 

日本恋人似乎不善言谈,也不怎么笑。他总是靠着墙点烟,眼神有稍纵即逝的阴郁。骨节分明的白皙的手擦燃打火机,火苗跃起在手背上投下暖橙色的光斑。有时两人会一起喝点什么,从rosé到清酒。他端着酒杯坐在拐角处,脸上映着斑驳光影。

“你的旅游签证什么时候到期?”某一天的某一时候恺撒突然问道。

“九月份。”源稚生起身披上外套遮去大部分裸露的泛着潮红的皮肤,抬手点了根烟。他深吸一口平复呼吸,沙哑声音伴着烟雾吐出。

“要我帮你延期吗?” 

“……”对方用手臂挡住脸,在阴影下粗重地喘息。“不必,我自己解决就行。”源稚生喘得有些厉害,厉害到恺撒都开始担心。“直到九月之前还有很长时间。”他含混地说。



柒.

人鱼的背骨在猝不及防的吻中猛然张开,骨骼间的薄膜闪动着愤怒的色彩。

可是他现在只能徒劳地张开嘴,生怕自己的微动便让锐齿切入人类柔软的舌头。 

金发男人仿佛在品味着什么佳肴一般细细舔过齿列,温柔刮擦着他长着软骨的口腔内壁。他战栗着阖上眼睛。 

「王子直到最后都没有认出小美人鱼。在付出了所有的爱后,小美人鱼放弃取走王子生命的机会,在曙光中化为泡沫。」

“源君。”结束了那个吻的人类直起身轻轻叹息,“我终于找到你了。” 

人鱼几乎绝望地咆哮出声。 



捌.


他消失了。 

八月刚结束,山毛榉的第一片黄叶还未落地。

“请问有见到个穿黑风衣的东方男人么?”恺撒这么询问着,“名字是源稚生,minamoto chisei。”

在把古城和新城区都翻了个遍才发现不对时已经是一整天。 

然后再也没被找到过。 



玖.


“象龟你看看你。”恺撒抬手点了点自己的一侧脖颈,“这边。” 

“没想到满世界找你,你却一直在身边。”恺撒毫不畏惧地抚过他比之前乱了些的额发,目光落在凸起的腹部上,“孩子是我的。” 

肯定句。源稚生讥讽地挑起嘴角。那东西啊…连生物也算不上,只是一团可憎的肉块而已。要经历最后一个仪式,它才能脱胎换骨,代价是继承世代可悲的宿命。 

“嗳,要取什么名字?女孩子的话我喜欢Suna,男孩子…男孩子叫Law怎么样?如果你是担心我怕你现在这副样子那你完全多虑了,要是害怕也不会在岸礁上把你捡回来…

他的口气,从未变过啊。人鱼这样想着,后退了一点。 

喋喋不休的男人停下了话语。“怎么了?” 

“让、”他张了张嘴,喉结却在皮肤下滚动了一下像是个吞咽的动作,“让我走。”



拾.


人类不知道人鱼的存在,是因为他们如此稀少而珍贵。 

这个物种曾在万年前达到繁盛的顶峰。那时辽阔的海洋里全是遨游的美丽人鱼,据说他们在夜晚对着满月唱歌时,长发铺开的网能罩住整片海洋。 

而人鱼在人类学会取火之前就逐渐衰落,仅存于从远古流传的窃窃私语之中。 

过度的数量造成了进化的逆转。没有了食物,母亲们只能吃掉丈夫,让自己有充足的奶水哺育后代。痛失恋人的妻子们泪水无穷无尽,连海水也变成泪水的咸涩。可这样还不够,远远不够。孩子饥饿地哭闹,走投无路的母亲们只能割下自己的血肉喂养孩子。 

渐渐的。

人鱼变成了骨肉相食的怪物。

 
拾壹. 
 
 
恍神了一会儿。源稚生不禁有些怀念作为一个人类的时候。虽然每次计算日子时咽喉就会收紧。 
 
“想再走的话,这次你要跨过我的尸体。”脖颈传来轻微的压力,是金发男人覆上的唇,“不会再放你走了。以恺撒的名义发誓。”  
 
他伸手勾住恺撒的后颈,粗硬指爪陷入皮肤,有丝丝鲜甜的血味。  
 
阳光刺眼,空气里飘过意大利独有的咖啡与花的香味。  
 
你应该活在温暖干燥的陆地上,继承你的荣光,挽着靓丽的妻子接受赞美。 
 
事到如今。 
 
「さよなら」 
 
他用力将他拖入水中。  
 
水花过后,水面归于平静。 
 
 
 
拾贰. 
 
 
「人类的童话,美好得像是在骗人。」 
 
饕餮的兽类咽下最后一口肉,吮着骨架下残余的肉渣。  
 
池子里早已是暗红一片,之前饲养的海鱼统统漂浮在水面上,庭院里腥臭泛滥。失去了主人的房子仍然在运作,滤水器嗡嗡作响,门口的灯依旧通明,角落里不时传来啃咬声。  
 
鲜红的舌头把骨架上最后一点浆液也舔舐干净。  
 
他慎重地捧起手里完好的头颅,闭上眼亲吻。在水里感觉分外细腻柔和的皮肤,深邃的眉眼,英挺的鼻骨,优雅的唇线。金色长发在血水里有些污色,一丝一丝漾开来。 
 
腹部尖锐地疼痛了一下。  
 
容不得多想,疼痛像是内脏被绞烂了一般。 
 
他勉强露出一个惨白的微笑。 
 
“——加图索。”  
 
「海洋里的人鱼齐齐抬起头来,为他们逝去的王流泪。」 
 
肉块贪婪地吞咽着新鲜的血肉。此时还仅仅是一块生着利齿的丑陋肉瘤。三天后它会食尽亲代的血肉,羽化成蝶。 
 
继续作为人鱼注定的一生。  
 
 
 
终. 
 
 
女孩从散乱的骨头中站立起来。头发还那样半湿着,像海藻。 
 
“我叫Suna.”女孩对前来为她湿漉漉的身体披上毯子的警察说道。这里是一起双重凶杀案的案发现场,而她是唯一生还的目击者。  
 
“我什么也不知道。”她告诉别人。警察把她带离了房子,安置在一家小小的孤儿院。那里紧邻大海。  
 
女孩望着海洋,自出生四天后,第一次露出了微笑。 
 
 
 
 
end. 
 
 


评论(4)

热度(56)

  1. 阿希-过激源局粉请黑子原地爆炸源局厨愉快玩的秘密处 转载了此文字
    我觉得我的萌点可能真的有点诡异 但这篇真的是我最喜欢的一篇恺源文x
  2. 毛团琅。源局厨愉快玩的秘密处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