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希-过激源局粉请黑子原地爆炸

梦想是毕业后和Kaito去日本登记结婚【来自死宅之怒吼】
混乱邪恶派写手和半吊子画手

【双源】结【ABO设定/年下/半架空】04

源稚生一圈一圈地绕着空旷的操场跑着。夕阳洋洋洒洒地将橘红色铺在这巨大的苍穹之下,投下被切割得不很分明的阴影。积水如明镜般将橘红色收进,又被气喘吁吁的少年看也不看的一脚踏过,溅起的水花碎裂成千万粒倒影。


源稚生早就感到了疲累,觉醒了性别之后他明显感到体力大不如以前,但他一声不吭的漫无目的的进行着一遍遍冲刺,仿佛在和看不见的命运飞梭打着比赛。


源稚女依然乖巧的坐在观众台上等他,不同于以往的形单影只,他的身旁坐着好几个女生,不知是否是夕阳的缘故,少女的脸颊像霞云般烧的通红。


源稚生大汗淋漓的停下,抽下挂在栏杆上的毛巾擦了擦汗。他很久没有这种运动到几乎虚脱的情况了,必须要重新适应。


他慢慢地往前走了几步,平复着急促的呼吸。又慢慢开始冲刺起来,想像往常一样一口气跑到山溪边大口喝水,但不支的体力让他双腿灌铅般行动迟缓。


这算什么呢?


他有点想笑,如果这就算是天意的话,那就让一切都他妈重来好了。


源稚女默然地站起来,朝一直在挣扎着不放弃的笨拙背影走过去。


“哥哥。”


源稚生没理他,专注地迈着步子,夕阳把他的影子拖得很长,一直落在源稚女脚下。


“哥哥……该回家了。”他突然像是心口被触动了一下,慢慢走过去抱住他。


他和源稚生已经一样高了,只有低下头把脑袋靠进源稚生的颈窝里才能体现出

曾经那个小小男孩对兄长的依恋。


“你先回去。”


源稚生僵站着好一会儿,背脊上的肌肉随着呼吸起伏又使劲被绷直了,他闷闷的出生,声音像是被浸在无数情绪汇成的河流里模糊不清。


源稚女没有动,源稚生试图用手臂吧紧紧锢着他的手臂推开,没有成功,他才发现源稚女的力气已经变得那么大了,大得和看着纤细的身形一点也不符合。


他被焦木与蔷薇的魅惑气息包裹着,令人眩晕的窒息感渐渐从脚趾蔓延到头顶,源稚女的唇瓣贴着源稚生肩胛上薄薄的衣料,更用力的收紧了手臂的力度。


他听见源稚生轻轻叹了口气,声音苦涩的说:“放手,稚女。”


源稚女真的放开了他,接着把他背起来。他白的像云下鸽翼的衬衫被源稚生的汗水浸得发蓝。源稚生也没力气和他挣扎,任着他把他背到了山溪旁,他就被放了下来。


他没急着去喝水,静静望着溪水倒映出来的自己,精神萎靡狼狈不堪,被水的波纹颤动着扭曲。


他趴下去大口大口的啜饮起来,仿佛要赌气的破坏掉这样的自己一般,源稚女静静的看着他,端静得像个少女。晦暗的目光一直映满他的一举一动。


天色暗下去,夕阳收回了橘红的薄纱,人天空被一层一层覆上浅黑色,最终夜幕降临,繁星满天,像是落尽溪水洗净了一般交映生辉。溪边的树丛闪现出点点荧光,温暖微弱的金点越来越多的四散开来,浮动在这一片静寂的世界里。有一只萤火虫穿过源稚生的指缝间。两人眼中都浮动着光影,专注着的清墨般的眼里好若装载着万颗星埃积尘的黑湖。


他们从还很小的时候就喜欢再不开心的时候来到这里散心,欣赏着沉淀着星星的溪流与浮动的萤火虫的矮树。很长时间他们都不会出声,不惊扰这相传的白鹿与猎人相遇之所。


源稚女抱着双膝,突然笑出了声,源稚生转头看着他,看见他盈满笑意的眼睛里隐约可见的哀伤意味。


“为什么只有我不能标记哥哥呢?因为我不配,还是因为我不够优秀?”

他这样尖锐且突兀的发问,使得源稚生一时有些愣神,他半晌没有回应,垂着头专注地盯着旋转的萤火虫,源稚女因为他不会回答了,只听他用很轻很轻又非常清晰的语气说:“稚女是我的弟弟啊。”


像同时在说服自己一般的一字一句。


“我可以变成最优秀最优秀的Alpha,最配的上哥哥的Alpha,不会标记别人永远只属于哥哥的Alpha……”源稚女突然激动起来,他的明艳魅惑就像碎掉的假象,“以前一直表现得平庸只是因为想要和哥哥在一起就好了,别的什么都不用想只要有哥哥就好了……”他从来没有这样表现过情绪激烈到语无伦次的一面,又像是话语完全表达不出自己的内心才颠三倒四,“但是我是有能力标记哥哥的!我可以很优秀……我有资格……还是说哥哥有想要被标记的人了吗?所以不需要我吗?”他被暖光照亮的少女般漂亮的脸蛋突然因为占有欲而变得狰狞,“是谁?那个人是谁?”


源稚生默然的看着他,无声的摇摇头,手心按着自己猛烈跳动的心口没有回答。


是谁呢?


他无法看清自己的内心,自然也没办法回答他这个问题。

TBC

评论(12)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