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希-酒煮火咕噜噜

Hello

亦王【原创男主X源稚生,半架空,可能长篇】01

·男主纯种吸血鬼设定,没有龙族血统【。
·大概就是二货吸血鬼兵器X人型巨龙的故事
·傻白甜向剧情绝对有,但 HE/BE不定

·双源出没注意

·看回复量定坑不坑

· 时间轴就是在三人组来日本分部的几年前【几年前呢?到底是几年前呢xx

东京,九点五十分,暴雨。


源稚生提着刀,沉默地在黑暗的冲刷中长久的伫立。大雨把刀锋上的黑血冲刷成一滩颜色混沌的血水,身上的血迹熔烙成黑风衣颜色的一部分,这个地方远离市郊,接近荒岭。只有在这种地方他才能完全的沉浸在黑夜里,享受片刻的宁静。


就在刚才,他斩杀了一只鬼。


他突然听到异常的响动,眼睛立即冷冷地望声源处扫去,忽然一片刺眼黄光迎面打来,他下意识摁住刀柄。
……就像是那只恶鬼,濒死前暴怒而大亮的金色眼睛。

高尔看了一眼少爷又看了一眼不远处雨中像个鬼魂的黑衣女人,探光灯把那名东方女子裸露出来的皮肤照得惨白,黑发黑衣则像融进了黑暗里,让他直想起在日本听说的一些怪谈。少爷有点不耐烦地点头示意,他也就壮着胆子跳下车走过去。


走进了才看得清这的确是一个很美的女人,就是相对日本女人来说过于高挑略显壮硕,而且身材平平,高尔给她举过伞,用半生不熟的日语跟他比划着结结巴巴:“这位,小姐……”


女子忽地抬起头看了他一眼,那双细长冷淡的眼睛非常好看,却让他莫名联想到了某种凶残的兵器,不由自主跌撞的后退了好几步,连给她撑伞都顾不上了:“我,我家少爷迷路了,你要不要,上车,挡个雨,给少爷,指个路……”


高尔突然看见一直像一个石雕一样定定不动却散发着戾气的女子抬起手,他正犹豫要不要行一个吻手礼什么的,只见女子抓住自己前襟衣料往两边一扯,一片白花花的胸膛随着四溅的水滴裸露出来。


……妈呀是个男的!!!


高尔慌忙连滚带爬的钻回车里,后面的女子,哦不对男人传来一声不屑的嗤笑。


源稚生目送着绝尘而走的保时捷腾起一片急冲冲的水花,正打算继续杵在那儿闭目养神,尖锐的刹车声擦停,那辆车绕了个弯又转回来。他的神色漫上了一点愠怒,看着车上撑着伞身形高大修长的男人下来,优雅谨慎的走过来,虽然踩着水却没发出一点声响。


“抱歉,我的司机对你无礼了。但我的确是迷了路,如果给我指个路的话,实在感激不尽。”


男子对上源稚生的邪眼,温和的使用日语流利的说出一堆敬语。


源稚生看着青年典型的外国人面孔没吭声,在欧美人中都非常难得的精致面孔如同大师精心雕琢出的瓷像,此时正用一双透澈深邃的蓝绿色眼睛半是恳求半是小心翼翼的注视他,源稚生隐约觉得这张脸莫名的眼熟,皱眉摇头用中文道:“我是中国人,我也不知道路怎么走。”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但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青年却在他开口的同时舒展了眉眼,眼睛几乎放光,在他说完后立即给他了一个大面积的肢体接触:“‘同是天涯沦落人’!你也是回东京的吧?不如我们一起找路回去好了!”


源稚生用力推开他:“不必!”

那天对除了老爹和樱之外的一切事物都抱有高度警惕的源稚生在青年莫名其妙的死缠烂打下烦不胜烦的……真的跟他上了车回到了东京,然后很快的在一堆任务下把这件微不足道的事情忘在了脑后。

一个月后。


“乔凡尼家族的宴请?”源稚生将请帖递还给樱,“那是什么?”


“乔凡尼是英国最古老的贵族世家之一,”樱垂首直立,“很神秘的一个家族,甚至一直有传闻说是吸血鬼后裔家族,背后似乎掌握着巨大的经济命脉,但平常非常低调,几乎把自己完全在这个世界透明化。这次的宴请却连政宗先生也没有邀请,似乎只请了少主您一个。”


“鸿门宴?”源稚生看着设计精致到连细小纹路都华美又不繁复的请帖。


“如果少主不想去,属下会帮您推掉。”


“不了,”源稚生颔首,"我去。“


换好西装披上风衣的时候樱已经睡着了,近来的文件过多,几乎堆积成大山,把她纤细的身躯整个都埋进去,源稚生摸了摸蜷缩在沙发里小憩的姑娘,笑一笑,绕过靠在沙发下靠着睡的乌鸦夜叉,无声无息的走了。


请帖中写明宴会开始时间是午夜一点,他不清楚英国人是天生如此晚睡,抑或单纯只是家主的恶趣味。他只觉得有些饿,走进最靠近源氏大厦的一家便利店买了一包小熊饼干,出来的时候看到一大群女孩泄水不通的围绕成一大群,热烈激动的高举带着笔的笔记本或手机,他没什么兴趣的经过,无非是明星又被粉丝围堵了,这在东京是常见不过的现象,但今晚这位应该是难得的巨星,毕竟生活在明星如云的东京市的女孩子能激动到快失去了秩序的样子还是少见的。

“张……张!等一下,张!”


源稚生事不关己的又走了几步,突然觉得声音有些耳熟,就猝不及防的被人从身后一抱:“救命啊张!”


……是那个青年。


他此时毫无初见时的优雅,一把涕一把泪像个柔弱的小白兔抽抽搭搭:“这些人真是太可怕了……!太可怕了!比猎人还可怕!轮到你救我了,张!”


源稚生望着他眼泪汪汪的眼睛无情的把他推开并明确表达了“我不认识你”的立场:“你认错人了先生,我不姓张。”


他想起了这个优雅贵族外表下比美国人还要热情过度的青年了,当时他还缠着自己要他的名字,像个初次泡夜店找到心仪女孩似的笨拙又热情的用了各种理由……等等,但他不觉得自己和夜店里被当成猎物的女孩有什么神奇的联系,因此为自己所联想到的比喻小小的后悔了一下。


他当时随口胡诌了一个什么来着?张三。


青年的表情像是被自己过多的泪水噎住了,而女孩子们发出痴醉“哇啊啊啊啊”的幸福声音,相机闪光灯亮如白昼,源稚生皱着眉用风衣立领遮住脸加快脚步,他正压制住想把这个给他造成大麻烦的二货暴打一顿。

……但他不能。


他轻易的甩掉了那个二货和他可怕的粉丝团来到停车场,启动悍马,开会自家的停车坪。大脑自发的警惕起刚才莫名出现的一切事故和发起这些事故的本人。

30秒后推特出现了#道格斯的神秘男友 的新标签,源稚生俊秀阴柔的五官一般被黑风衣衣领挡住,只露出令人惊瞥的眉眼显示不耐的神色,身后的传奇巨星可怜巴巴的如大型犬般扒着他,十分钟后,标签推至头条。


樱井小暮安静地看着那双看似纤细无骨的双手把诺基亚808版轻轻捏成碎片,跪下为这双手的主人按摩,慢慢平息他的怒气。
TBC


评论(9)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