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希-酒煮火咕噜噜

Hello

【双源】-塞壬-【年下,希腊神话设定掺杂,无责任脑洞】04

说好的正经虐向文开始欢乐的撒开脚丫往崩坏OOC的方向越跑越远……放弃治疗

04.

他仔细观察源稚女如何解的锁,却什么也没看清。


……牢牢禁锢他的桎梏一经这个人类形态的生物的手一触碰立即开始消散成散着荧光的粉末,还没有落进泥土就消失在海风里。


这是阴阳师才会使用的幻术?


源稚生震惊的蹙起眉头,而源稚女拍了拍手上并不存在的灰尘,眼巴巴的看着他。


源稚生深吸了一口气镇定住心跳,挽起袖子,用手把结实一些的木板劈成几份,私下身上已经变成碎步的布条分别固定在摆成X形的木棍中。他再劈了更细一些的木条下来,把鱼用刀片划了几遍插进木条开始烤炙。


从头到尾源稚女都很专注的看着他做,像个认真乖巧的学生。源稚生也不作声,小心翼翼的保持这样诡异的安宁的气氛。


事实上他从来没想过会有男人能侵犯他,而更想不到还是个半鱼,更更想不到侵犯了他之后还能成功存活。…而现在他在给这一系列不可思议事件的发起人像个贤妻似的给他烤鱼。真是想想就悲哀啊。


但眼下的情形有多荒谬,也只能暂且忍耐,只有生存下去才是终极目标。


……更何况,他奇异的感到自己,似乎也并不是那么抵触这条人鱼。


他努力挥除自己奇怪的胡思乱想,用力把注意力移在烤鱼上。


这几只鱼都是鳕鱼,他曾与老爹被邀到皇室宴会上品尝过,据说这种鱼只有在遥远的极寒之地的深海里才能捕捉到,是十分珍稀的美味。当第一只鱼的皮质呈现金黄,雪白的肉质往外翻时,源稚生把鱼串递给源稚女,青年一脸虔诚的盯着鱼串的表情令他心情莫名轻松了一些。


他的肚子也是饥肠辘辘,而且丧失了大半气力,但他却自然而然的先把鱼串递给了源稚女。就像多年来养成的习惯一样。


他对自己感到惊奇,不由看了一眼源稚女,又看了一眼源稚女,结果发现自己没有眼花。

 

源稚女在流泪。

 

他的吃相像个有教养的贵族子弟,一点一点的小口啃咬,并不像在孤岛上被抛弃多年的野生人鱼,反而有点像家宠般乖巧。但他眼角是有东西落下来,传闻人鱼的眼泪落地成珠看来不是虚传,眼泪划过素白的脸部的同时慢慢地凝结成无比璀然的珍珠,一颗一颗滚落于地但源稚女浑然不知,长睫毛垂覆清澈的眼睛。


看起来很悲伤。


他伸出舌尖搜索鱼骨的每个缝隙并慢慢吮吸,最后干脆连鱼骨都吃的一干二净。源稚生在他专注的进食下把那些珍珠悄悄鉴赏那些珍珠价值,是否防得住自己逃出后身无分文的漂流。


“真好吃啊。”他轻声感叹,源稚生把最后一粒珍珠放进口袋里揣好,若无其事的继续烤鱼,这些小东西一颗估摸都着可以供他维修好天照号,他确实非常不解源稚女的伤感来源,但起码应该不可能是因为他的烤鱼太好吃而哭,虽然他自己在长时间的挨饿和九死一生后还能吃到这么美味的佳肴的确是幸福得想落泪……


但也只能是想想,他习惯隐藏自己的情绪太久了,久到已经不懂怎么流露。


但眼下真的有事情需要他真情流露,不然他迟早要憋疯。


“……你可以穿衣服吗?”


源稚女还没有从悲伤脱离出来,呆若木鸡的看着他。


源稚生有点尴尬的组织言辞,他一时也想不到要怎么把“我实在看不下去你露着那个对我做这样那样事情的东西晃来晃去而且你的下身不尼玛应该是人鱼吗你既然会找我的衣服穿你也应该自己穿穿看啊”这样一系列过激语言转化成委婉、不激怒他又简洁明了的言语。


源稚女的那个玩意赤裸裸的是其次,跟一个不穿衣服的人待太久自己可能就会慢慢地被同化成野人,再没有米粒也没有蔬菜的孤岛上和一直没事翻翻商船的人鱼裹着你抓鱼来我烤鱼的原始生活,有觉就睡,有歌就唱,发【咳】情【咳】期来了就干【嘛】。


……他光想想就又开始背脊发凉,他原本不是喜欢天马行空的人,但两人的世界给他所带来的寂寞和未知的、看不到希望的逃亡让他开始漫无边际的胡思乱想,不过这种生活的前提是他不被同化成野人【鱼】,不被同化的前提是源稚女起码得穿衣服,所以他得让源稚女穿上衣服。


“穿衣服挺好的。”源稚生诚恳的看着他,“衣服可以给你一些温度和保护,不让你受太阳和寒冷的侵害……”他词穷地想,这怎么也不像是能够说服人鱼的说法。源稚女温顺的望着他,像在思考,他或许在以前是一个对他的兄长百依百顺的好弟弟,但他对人类的东西有一定抵触。源稚生暗自揣摩,而后听到源稚女说:“哥哥,鱼要焦了。”


“……啊。”


他突然转身高高一跃,空中修长白皙的双腿忽的变成了幽蓝色的鱼尾,鳞片在太阳下闪闪发光,又一头扎进海水里。


TBC

 

 

 


评论(5)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