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希-酒煮火咕噜噜

Hello

【双源】结【ABO设定/年下/半架空】05

·本篇为了尊重原著人物性格【找不到合适当这两位辅助剧情人物的】,自原创了两位人物【NPC】

·迪迪气到不能保持微笑【??】情节注意

-

麻美岛子是个Alpha。


她是个太普通的女孩子,在性别觉醒之前和很多女孩一样默默暗恋着高不可攀的稚生君,然后又和更多的女孩子默默痴迷着新生男神稚女君。每天在“稚生君和稚女君我到底要选谁”到“星座和恋爱分析”再到“今天又有谁闹了笑话”……等等这样无聊又泛泛的话题中度过的普通花痴少女,关于第一个话题在一开始的时候还会是势均力敌的讨论,到后来后者的风头就渐渐盖住了前者。毕竟稚女君更加地像传说般不真实的完美男神,随时携带在嘴角的笑容能将处于最盛怒状态的炸弹脾气女瞬间变成笑容娇羞如春桃般的少女——假如春桃同意这种说法的话。


更何况稚生君只是个信息素平庸的Beta——但是稚女君却是一位信息素如此完美的Alpha!

 

当然对两个男神高高在上的挑选幻想也仅限于讨论,而在后来她突然就变成了Alpha就完全是幻想之外的事情了。

 

成为Alpha的她第一反应便是狂喜,Alpha代表着先天条件的优秀,代表稀有珍贵,代表比身为Beta的女生更有资格……更有资格接近稚女君。

 

所以她历经了三个小时的打扮以及一个星期的思想斗争,现在终于可以深吸三口气,在放学后看起来空无一人的教室里找到了还在奋笔疾书写着作业的男生,将手中情书用粉红信纸好贴举于胸前。

她当然不奢望稚女君能标记她,事实上Alpha之间是不可能互相标记的,除非冒着死亡的风险。事实上他只是希望自己能够与稚女君做朋友罢了。这是她曾经只能想一想的事情。但即使如此她还是十分慌乱紧张,信息素都要控制不住的胡乱散发出来,她努力低着头将情书高举于头顶,深躬九十度,递交到稚女君的面前。

“我……!喜欢您很久了!请请请和我做朋友,稚女君!”

她满脸羞红结结巴巴,连对方的脸都不敢看,但总算做出了她的闺蜜都做不到的事情,如释重负般长吁一口气。

而后她很久都没听到回应,刚要小心翼翼的抬起头,就听见对方发声赶忙把头低的更低。

“……万分荣幸。只是……”

“只是”就表明失败了,彻底失败了。

麻美岛子失态地捂着脸跑了,留下源稚生看着信纸发愣。

 

女生虽然普通但是浓烈的信息素刺激得他头晕,一点点地使用廉价抑制剂的后果就是药效随时都有可能丧失。他靠着自身过人的意志力硬是撑下了一直都有的不适感。

 

至第一次发【口胡】情到现在为止他还仍然没有被标记,这样也许对自己的身体非常不利,但是源稚生根本就不想被任何人标记。

……任何人。

他把信封放在桌柜的最里面,把因为难受而稍有驼背的身子挺直起来。抑制剂已经准备见底,更加要小心使用。

反正现在还可以撑得住。

然而他现在并不能很好的控制自己的信息素的散发,如果这时候再来一个Alpha的话就……

 

“源稚生?”

 

……非常不妙。

 

知川明一踏进教室就感觉到了不对劲,他不由自主的舔舔嘴唇,看着怒视着他的源稚生无辜的耸耸肩膀:“这个时候来找你约架是打扰到了你的坏事了吗?”

 

作为中学生高年级里赫赫有名的恶霸,知川明本身就是个危险的家伙,从来都是对危险感到非常迟钝。

 

他唯一一次感到危险的时候,是在这个神色冷淡的少年把他叫住,对他说“我和你,加上你的走狗来打一次”的那一天。


他当时漫不经心地扭过头俯视着冷冷地抬着脑袋看着他小老虎般的少年,嘴角轻蔑的勾出了威胁的笑容。


“你再说一次?”


“你打赢了,我随你处置,你们输了的话,向我保证不准再欺负低年级的同学。”少年自顾自的把话接下去。


知川九代目的手下们捧着肚子笑得摔在地上,他们多半是早熟的Alpha,在性别觉醒者的嗅觉里他们的信息素相当的有压迫感。


但源稚生当时并不是性别觉醒者。


知川明想优雅的拍拍少年的头,被他厌恶且迅速的躲开,阴冷的表情迅速取代了倨傲的神色:“那么来吧,小公主的哥哥大人。”


小公主自然是指那一位无论外貌还是举止都让硬派*少年们春心大动的、可怜楚楚的男孩,但就是在他说完话的那一瞬间,他在平生第一次感觉到了危险,不同于Alpha刻意和先天压迫的信息素,是比这还要强大很多的,危险。


在他为这奇异的感觉愣神的时候少年像爆发的狮虎般给他的腹部一记重击,力度不比他家那个老头要轻,他居然就这么轻易的被击倒在地上,手下见势不妙扑过来要抓住发了狂的少年,被他闪身躲开,又不要命地对接近他的高年级们狠狠攻击,手下都是流过血的混混,并不怕不要命的,却真的被他打得坐在地上呻吟起来。


知川明坐着冷眼看呻吟作一团的手下,少年浑身血和淤青,却摇晃的挺直腰,擦着嘴角的血缓慢地停在他面前。


“你输了。”


危险的感觉突然被放大到无以复加,很少有人能给他这样的压迫感,他想,有意思,终于找到了个可以约架的。

 

但这时候他感到的危险,比上次那样的感觉更加奇异,更令人不安、令人兴奋和心悸。他的眼睛盯着少年微微开阖喘息着的嘴唇,感觉自己被一种幻觉包围了。他不得不说些什么分散自己的注意力:“喂,刚才那个女的跑走了……是因为……你吗?”


但是他觉得自己快要说不下去了,心脏因为某种气息倏快地撞击胸膛,他急促的喘着气,模模糊糊的听见源稚生叫他滚出去:“……是因为你是Omega,对吗?”

 

他突然恍然大悟:“源稚生,你是Omega,对不对?”

 

“……不是,”源稚生咬牙切齿,“我,不,是。”

 

可是知川明听不见,他已经沉沦在了苦巧克力、樱花和晚香玉编织的迷人幻觉里。他走上前把源稚生藏进手臂里的脸掰过来,看见他蕴着水汽的眼睛里的愤怒,绝望和害怕。

这样一个怪物一样的少年居然是Omega,居然也是会……害怕的吗?

还是说他给他的那样危险的感觉,只是一直以来为了守护什么东西不被失去的强大伪装而已?

 

“原来你还没有被标记,”知川明突然笑了,发现新大陆般的喜悦,“那你弟弟呢……你的小公主他,也是Omega吗?”

 

源稚生手心蓄力,用尽全力地朝他脸上砸了一拳:“畜生,滚。”

 

他惊慌地摸索着抑制剂,趁这个恶心的Alpha还没有把脸上的血擦干净,可是找不到了,哪里都找不到。

……抑制剂不见了。

 

知川明像个发情起来比Omega还要严重的兽类,把他的头摁在墙上试图强吻他。他不得不浑身颤抖地用记忆中的格斗技巧把这个动作毫无章法可言还比他高大一倍的白痴用双肘钳住在自己身上,声音平静地威胁:“去死,或者放开我……你选一个。”


谁也不会想到一个发情期信息素浓烈得能使所有人窒息的Omega能发出这样的反击,知川明坐在他身上用力喘气,没敢再动。

 

源稚生却居然笑了:“我说过我……不是Omega。”

“……”

“我再说一次,”源稚生被Alpha混混紧贴着他浓烈散发的发情信息素和他两倍的体重使得头脑和身体发木:“我不是……”


可是他还没说完,身上突然一轻。


眼前这一幕就像是魔术般可笑,知川明被面无表情却眼睛发红的源稚女轻易的提着头发拽离源稚生,而后被拽着脑袋,一遍一遍的用力撞击地面。

 

源稚生觉得荒谬又可笑,但他根本笑不出来。头骨击地的声音毛骨悚然的回响在整个空旷的教室里:“……稚女,住手……”

 

源稚女抬眼看着源稚生,表情令人悚然,半晌慢慢恢复成他熟悉的弟弟的笑容,有些涩然和无助地笑了一笑。

 

 

TBC

*硬派 在日语中有追求同性者的青少年的意思

评论(10)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