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希-过激源局粉请黑子原地爆炸

梦想是毕业后和Kaito去日本登记结婚【来自死宅之怒吼】
混乱邪恶派写手和半吊子画手

【恺源】溯【授权转载/恺源/短篇完结】


京朝,单槿文社,三月。


-

“渺渺兮予怀,望美人兮天一方。”


他弯下腰去,指尖碰到水。河水看来是黑色,舀起来似乎又是透明的。
“我从来看不清这条河的颜色。”男人的金发未失其光辉。他凝视身前黑发瘦削的背影。漆黑的河流缓缓向前。
“不要再来了,加图索君。”


将所有经历过的汇成记忆,大概就不是你经历过的了。

“你想吃点什么?”恺撒系上围裙,金发松散的束着,颇有一副居家好男人的样子。
“我最近学了你的家乡菜,要尝尝看吗?”恺撒抖动手腕,水珠沿着他的手指一路向下,最后凝在指尖欲落未落。他转过身去,黑发的年轻男人坐在餐桌旁,垂着头不知在看哪里,肤色带着病态的苍白。
恺撒走过去,用湿漉漉的手磨蹭男人的侧脸,强迫他抬起头来。男人面容阴柔似女子,睫毛在眼睛下投出半深不浅的影子。恺撒神情近乎痴迷,凑上去吻他的嘴角。那人却好似失了魂魄,对恺撒的举动全无反应,目光呆滞,凝视着恺撒垂落在肩上的一缕金发。
“我爱你。”


让这春天潮湿的,大概并不是水吧。

罗马。
水汽攀上房檐悬着的风铃,阳光软而湿润,隐约看得见浮动的灰尘。
源稚生倚在墙上看书,手指纤细修长,迎着阳光几乎看得见内里淡青的血管。恺撒仍在房里睡着,前夜和朋友喝了太多酒,回来时脚步虚浮,几乎倒在源稚生身上。
源稚生无声的笑笑,在清晨的和风中嗅到咖啡的香气。恺撒对吃喝总是格外讲究,不惜花一整天时间待在厨房里。源稚生不以为意,但还是早起为他熬好咖啡,水果在瓷盘里摆成好看的形状。
脚步声由远及近。恺撒拖着懒散的步子,一只手揉着他纠结的金发,一只手揽住源稚生的腰。他呼吸略带湿热的酒气,悉数洒在源稚生的耳侧。
“谢谢。”


少女的裙裾与你我间的羁绊,都是虚伪脆弱的东西。

“源君从前到过罗马吗?”初识的意大利人笑得灿烂,碧蓝眼眸中映着源稚生的缩影。
源稚生摇了摇头以作回答。
“那么源君,愿意赏光与我共进晚餐吗?恺撒笑得迷人,只差没有低头吻源稚生的手背。不远处的广场上有鸽子扑腾着飞起,路旁少女的裙裾被风吹动,隐隐传来教堂的钟声。
源稚生有片刻的恍惚,只觉得此刻庄严而肃穆,不像是一个邀约,而像是婚礼上说出“愿意”的时刻。
真是不恰当的比喻。
源稚生抿了抿唇,而后轻微的扬起嘴角。
“我愿意。”

恺撒晃动杯子里的红酒,姿态优雅,噙着笑意看向桌对面的日本男人。
源稚生脱了外衣,衬衫袖口被一丝不苟的挽起一点儿。桌边放了一盆生机勃勃的绿色植物,但没有开花。阳光透过落地窗照到叶片上,被滤成薄影。投于源稚生胸前,像浅绿透明的糖纸。
源稚生微垂着眼,神情专注的切盘中卖相精致的牛排。他不是很擅长西餐中刀叉的使用,总以为刀叉沉重而难以操作,远不如筷子来得灵巧。

盘子边缘沾了棕色的酱汁,他与恺撒中间隔着盛水的花瓶。

有瓷器与桌面碰撞的轻响。
源稚生余光瞥见雪白盘子里切得整齐漂亮的牛排。他下意识抬头,恺撒凑过来吻在他的唇上。
温软而湿润,有着极其缥缈的触感。源稚生嗅到香水与花朵的味道,一如东京春日中的芬芳。
恺撒眯着眼看他。睫毛被阳光扫过,徒生一种柔软的错觉。
“留下来吧,源君。”
“好。”

-



你以为我拼命要去拥抱的,究竟是什么啊。

源稚生从未对恺撒说过爱。他向来是行动派,不善言辞,只能以行动回应恺撒的心意,人生中第一次觉得自己熊熊燃烧。
冷漠寡言的日本恋人,相处时也甚少微笑。偶尔会靠在床头抽恺撒认为的女人烟,火光映在他眼中,燃成晶亮的粉末。对待恺撒温柔体贴,做事细心,相貌精致漂亮,谈吐得体,除了不够主动外简直毫无缺点。
真是太幸运了。
恺撒如此思考。靠在他臂弯中的源稚生双目微阖,面容安稳,呼吸打在恺撒的手背上温暖湿润,活像一个——从未丧失意识的,健全的人。

源稚生发生事故已是在一年前,经抢救好不容易得以存活,却丧失所有神志。恺撒刚开始歇斯底里,曾经与源稚生一起策划的婚礼尚未取消,负责人发信件过来,恺撒看着自己与源稚生并排写着的名字,几乎要昏厥过去。后来情况稍微好转,源稚生从前便沉默,现在不过更加无言而已。
面对源稚生的不发一言,恺撒舍不得放手。源稚生日益苍白孱弱,沉于昏沉的幻境中惶惶不可终日。很多时候他的安静让恺撒觉得自己倾注感情的对象是个好看的人偶。
坚硬,精致,并且冷漠的。
但即使源稚生自此失去意识,恺撒也不认为自己曾拥有的情感是虚幻无实的东西。那爱意是迷蒙中最真实的,真实甚过恺撒本身。
恺撒握住源稚生的手腕,轻柔舐过他日益凸出的腕骨。
“果然三月最好了,源君。”


是因为每年春天盛开的花里,都有你的香气。

恺撒时常会梦见源稚生。
他提刀立于船上,船下是漆黑幽深的河。梦中他从未回头,偶尔说话,音色清冽如他还能开口的日子。

什么才叫真实呢。
经历过的,正在经历的,或者是即将经历的,都是在情感中发亮的光片。上帝赐我们生命,能活到今天已属万幸,不能说话没关系,失去感情也算了吧。仅仅以生命本身,就能带动周边的事物,能够使人抱有希望,毫无痛苦的活下去,这就是生命的价值了。
罗马的阳光温暖,透过乳白的窗纱再落到源稚生的衣领上,泛起浅薄的一片白,在衣领与皮肤交合的边缘擦出亮色的弧线。
光在他眼底跃动,他仿佛重新焕发生机。
恺撒盯着源稚生的眼睛,报以温柔的笑。他用力握住源稚生的手,隔着白玉般冰冷的肌肤,要握住源稚生血液里仅剩的温存。
恺撒膝上放的书被风翻过几页,书页飞扬时如层层叠叠的雪。
有冰凉的水落到纸上。

“看看我啊。”

漆黑冰冷的河流之上,源稚生转过身来。

我日复一日/垂眸/只为凝视/你我之间




注:文章零,一,二,三为时间轴倒叙。
开头文言文来自苏轼《赤壁赋》。
末尾诗句来自作者乱写《长短句》。
感谢阅读。二零一六年三月二十六日,十四点二十二分。


评论(2)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