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希-酒煮火咕噜噜

Hello

【双源】鹿取山村的那俩活传说【路人视角/中国乡村风/年下】

·中国乡村风,魔性,魔性,非常魔性

·路人视角

·雷慎】】】】

·年下

梗自 @白马公园  @星空妖姬的雪 两个人点的梗结合~稍微改了一下剧情走向,因为肉难写【…………】

-俺叫山,名本,出生鹿取山村,是个蕉农。

但是俺现在要讲的不是俺自个儿,是俺那俊俏老板和他哥俺村长。

这两人,是咱村的活传奇。

首先,俺老板当然是个带小鸡鸡的,但他很俊俏。

第二,俺老板他哥也很好看,也是个雄的。

俺知道俺说这些话有些多余,但为了避免误会还是声明个把儿。

这两个人的事儿吧,得从小时候说起。

他们俩,和俺一时间长大,一起玩过来的,所以俺保证,俺说的一个不造假。

俺老板其实小时候并不漂亮,真的,他小时候都没他现在一半漂亮,而且怎么看,都像小姑娘。俺晓得俺的话矛盾,但你要俺咋说:俺老板小时候像是那种不咋漂亮地小姑娘。

但他哥从小就可美可俊俏了,小孩子吗,真的看不出他到底有没小鸡鸡,他那时候而活生生个水灵灵的花姑娘似的,就算他的头发被自己剃得短短的,小小年纪就爱板着脸,还有很多不晓得他的男孩子争着给他摘红花争着要用几颗玻璃珠娶他当新娘子。

(俺才不说俺是其中一个。)

但是村长的自尊心可强了,谁给他摘红花指天划地示爱他揍谁,他那人不大爱说粗话,嘴巴规矩得大家闺秀似的,但打人可狠了,被他揍的人现在都还记得当时被他揍的感觉,还有他那可凶恶的眼神就直气沉丹田朝人吼:“去你娘了个逼,老子是雄的!!”

但都这样了,还有不长眼的管他喊母老虎,他为此给他自己和他弟剃了个刺刺的青头,结果被不知情的以为是两个小尼姑。后来这叫法传进他耳朵里,他就顺藤摸瓜的把这么喊的全都找出来揍了一遍,从此成为俺们那块地的孩子王,再也没人敢觉得他没有小鸡鸡。

还那么小,就威风凛凛得很了。

可俺老板以前跟现在真不大一样,一点也不一样。他那会儿根本就没现在这么牛逼,又漂亮又会说话,他可闷了,不爱和俺们玩,一天就粘着他哥,像村长的影子一样。就算村长让他多和俺们处处他也只是勉勉强强的处处,大家都觉得他没劲不爱和他在一块,当哥的那个头疼,俺们也都同情呢。

村长是从小一路优秀到大的,他别说当村长,当国长俺都不稀奇。他是大好人,虽然嘴巴闷,但大家都知道他人可好,心肠热乎,责任感又强。一个可惜瘫了脸的俊俏活雷锋。

但注定好人多事,就那一件事儿,让村长彻底地闷了,也让俺老板彻底地变了个样。

俺们村的中学总有好几个瓜批的大痞子堵在门口,九年义务教育辍学的多了去,他们就以这种方式来混日子:勒索学生。

那天村长去打球赛,俺老板和几个低年级的就撞上事,被勒索了。接到消息的村长气势汹汹的扔了篮球赶过去,俺哥几个也悄咪咪地过去了。本想着看到老大吊打瓜批的画面,却看到黑压压的一群大个子围成一堆,那圆圈的中心,村长被按着揍了。

你也能想象,村长那自尊心那么强,当时得有多大打击。但他愣是不吭一声地挨着打,小老虎一样地找机会反咬一口人家,可凶了。但他弟就那么安静的站在角落一边看着,担惊受怕的小姑娘似的,但那个眼神,妈诶,那个眼神,俺打八辈子可能都没见过那么可怕的眼神,到现在都记得清楚得很,能把眼睛瞪得那么可怕的,除了俺老板,俺就再没见过第二个。

现在想还是很正常,那么多的成年大痞子,村长当时就算是小超人都没法打那么多个。但那瓜批首领打着打着却突然想起来村长是哪号人物:

源·他初【次暗】恋对象·有小鸡鸡的欺骗他纯情少男心的大骗子·除了他家死老头第二个把他揍得满地找牙的仇敌·稚生。

这可真的不得了了。

那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村长被揍得只剩一口气,昏死了三天两夜要不是俺老板死死守着差点给下葬了,他自己也把好几个瓜批怼到毁了容。也是第一次,俺第一次见到俺老板的恐怖得像杀过人的锋利大刀子。

那瓜批首领除了往死里了打村长,还特变态的扒村长裤子想日村长,还好他同伴觉得有失形象给拦住了,这给村长带来多大打击谁都不用说了,所以他苦练如何揍人,最后找到了那个瓜批首领把他的蛋蛋打到爆了之后,那件事就算不了了之了。

顺便一提,在那件事情不久之后那个首领莫名其妙的被人活活打死,简直给锤成了肉末,据说是因为一起赌博纠纷。但俺不知道怎么地想到他那死相,总会不自觉的浮现俺老板那可怕极了的眼神。

之前说过,那件事以后俺老板悄咪咪的变了,变得甚至比村长还俊俏还优秀,脸蛋还是那么娘兮兮,可倒贴他的女孩子越来越多,整个人有了一种吸铁石一样吸人眼珠的感觉,从以前成天影子似的有些阴沉沉的变得特会说话特能做事,根本到了里里外外的村人都知道俺村有那么个好看又牛逼的人。

说道这又不得不说起俺老板转变那个时期,间接导致了很多人的失恋。当时有个傻高大壮挑衅他和他掰手腕,并扬言要掰断他的小鸡爪,而俺老板相当不小心的,把人的手腕拧进了村外大医院。

要说俺老板为什么突然转变,是怎么转变的,谁都没法解释,俺上完了中学就回地里干活了,毕竟俺真不是读书那块料,但俺老板完完整整的一块大学生的好料子却也辍了学,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地,或许是傻高大壮贵死人的医药费,又或许是他也许早就有了的野性,可能还和村长有关系——他毅然决然的要去山外大城市里打拼了,据说目标不只是混个包工头,但当时俺怎么都没想到,他能带着光是俺想都想不清到底有几位数的几十个亿回来投资家乡,然后回到了他已经成为大学生村官的哥哥身边去。当个农产大王,带着俺村几百号壮汉悠悠闲闲的搞起香蕉企业来。

你能想到吗,一个那么年轻的人能做到这种地步?

你能想到吗,一个那么年轻的人做到这种地步后还甘愿回来继续当他哥的一个影子?

可他不仅是香蕉大王,据说还是一整个城的黑社会头头,看哪不爽灭哪,但那也只是个传说,可俺感觉又不只是传说。

俺村被这两兄弟折腾得发展神速,他们自个儿的门槛也快被各路的美女踏破,甚至是男人,但他们就像是无欲无求一样的不为所动。顺便一说,自从俺老板回来了之后,俺无意的发现身体总是好得很的村长三天两头的会犯腰疼,俺村长太尽心尽责了,俺真挺担心他这么下去迟早搞垮了身体。

俺最近还和村长喝过一次酒,直到我都喝懵了他还一点都没红脸的一杯接一杯,他尤其是酒量特别雄。但一直安安静静的听着我讲话,像是有特多的话婆妈着不说,在我一股脑的倒出了类似“俺老板从小就有心上人,俺早就看出了”他才终于喝出了大红脸,迷糊糊地问我说啥。

“俺老板中意你呗!”俺昏头昏脑的答。

-FIN-

俺老板:源稚女

村长:源稚生

防看懵的备注【喂】↑

评论(9)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