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希-过激源局粉请黑子原地爆炸

梦想是毕业后和Kaito去日本登记结婚【来自死宅之怒吼】
混乱邪恶派写手和半吊子画手

〖双源〗看完连载版后的很多感想与分析

)前言:

这几天把连载的龙三给补完了。补完的感觉用语言难以形容,用颜文字意会一下好了。大概就是((((;°Д°))))━Σ(゚Д゚|||)━щ(゜ロ゜щ)(」゜ロ゜)」

这样从懵逼到恍然大悟再到懵逼的心理过程……(。)

之所以说恍然大悟是因为我终于摸索出了促使我补连载版的某篇对单行版本局长不留余力的黑还敢打“源稚生”本名tag的脑残博文的博主的脑回路,并且梳理清晰了那篇博文诞生的原因,让我颇为哭笑不得……

所以就突然很想写一写关于连载版与单行版的双源分析与感(吐)想(槽),因为如果不写出来的话就会觉得很遗憾。


-

源稚生

想对这个独特的角色总结很多话,但必须要把最重的重点,放在最前面:

连载版本的源稚生与单行版本的源稚生绝对,不可能是,同一个人。( ¯ᒡ̱¯ )و

换句话说,他们,是几乎完全相反的两个人。

若有将两位混为一谈者,多半是瞎或是脑有病。


在没有追连载版本之前其实一直听很多追过的前辈说,妈呀连载版的源美作整就一中二病晚期的女王受……其实是超不理解的,因为一直没弄懂“美作”到底是什么高级形容词,而“中二病”“女王”的字眼用在我成熟稳重又温柔的局身上明显也并不合适,直到在连载版里开始看到他出场的时候真的感受到了扑面而来完全不输二恺的浓浓中二气息……

“‘源稚生’这三个字就是成功的保证。”

从一开始就给无论是三人组还是读者一副浓浓的晚期中二病形象,后面的事实也把这个病情给打了实锤(,)并且孑然一人接机没有带任何下属,对待三人组的态度是毫不掩饰的不耐烦和强硬示威,在动漫爱好者路明非的七嘴八舌下马上产生了“他再吵我马上就在高速公路上把他给踹下车”的冲动,各种毫不客气,而且是“老子还就真有没礼貌的资本了你们能咋滴”的毫不客气,并且具有不能再明显的高高在上的架子。而且从头端到尾(。)

当时看到这样的局长,因为不可避免的先入为主了心里的想法还是“咦,他比单行容易炸毛得多耶怎么这么可爱(行了我就是个痴汉怎么地吧!)”直到还看到和恺撒打赌比车速的时候露出“温润可人的笑”并且保持着这么个微笑和二恺互瞪着比气势脸越凑越近路明非都觉得他们要亲上了……才越来越发现不对劲啊,我根本想象不出我单行的那个男神会露出那种微笑和这么盛气凌人的姿态……

如果说这里我终于开始意识到形象好像衔接不上了,后面他的一系列行为才让我感到哦凑who are you……


在单行本里他有一个与三人组非常经典的互动情节在单行本里被出于某种考虑的给删掉了。那就是“美作”

的由来。三人组到日本用的假名都是《流星花园》里三个男主的名字,而他们把第四个男主的名字“美作铃”戏称大家长,并且一直这么叫他,这个戏称在连载的地位等同于单行本的“象龟”(……)。(而且值得一提的一点是单行里局长从头被叫着这么难听的戏称到尾倒从没生气过,连载的那位对这个称呼非常不耐烦,没好气,各种不爽但三人组就是执着的各种变着法子调戏)是的,可以从这里看出他们是真的把大家长认可成了很好的朋友,他们四个就是帅气的F4。

……所以被大家长当成三粒弃子使用之后,分外懵逼和愤懑就显得格外正常。

连载版的源稚生比单行本的源稚生更明显的看得出被获得了友谊,但三人组下船执行任务的时候实际上已经做好了随时抛弃他们的准备,而且情况不同于单行本,他是有机会把他们救上来的,…但他选了更安全的做法。绘梨衣就是被他传召出来毁灭海域的武器,而他抛下三人组时没有犹豫也没有难过,甚至理智得足够冷血的让绘梨衣等待母船先退离到安全区域再发动审判。

【巫女非常耐心地等铃声响完才打开了手机,放在耳边。 “你已到达指定位置,那群僵尸靠近海面的时候你应该可以感觉到,”电话里的男声低沉,“你审判时的余波会殃及我们,我们现在要撤到十五海里以外。耗时大约1 5分钟,请在1 5分钟后发动审判,拜托了。”

巫女点了点头,她知道打电话的人就在不远处的探照灯后看着她。】


而从看到弃船那一段剧情之后,我才终于意识到,这个杀伐果断的中二病绝壁和我男神不是同一个人。

连载版本的源稚生,用中二病形容已经不够准确了,他就是女王病,女王癌,女王癌晚期。我甚至突然明白了为什么连载版时期局长受的同人比现在还火……他真的太欠艹了(Bu)

之所以不说帝王病而硬性分类出一个女王的原因是因为,女王这个词就是莫名其妙的特别适合他,他会像个普通的高傲性子的人一样耍中二炸毛或不甘愿的吃瘪,也会像一个高高在上的上位者面无表情的用严酷的手段处罚不小心有所过失之人。风魔小太郎因与高天原谈判失败被他勒令切腹,橘政宗因为不小心泄露情报险些被他斩首。而帝王病用来形容恺撒在我看来才比较合适,女王病和帝王病简直就是中二病的最高级……,而他们俩的中二程度虽然不分上下但是并不是同一种类型的。如果说单本的双源悲剧是因为命运,那么连载的则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两位自己作…

恺撒的中二是自傲,用一副王者的骄傲磊落轻松的干着大事,不怕失败也不觉得自己会失败。而源稚生在连载版本中是一种典型的为达目的不惜一切手段的冷血形象,绝对不允许失败,极度自我主义者,完完全全符合所有人心目中黑道大家长该有的形象,把包括自己在内的所有人都以他的标准狠厉的要求并且衡量价值,必要的时候谁都可以舍弃,连载版的他在做出抛弃三人组的决定的时候完全就是对待弃子的姿态。与猛鬼的战斗是他主动开启的,带绘梨衣上战场的温情也仅限于打街霸放了放水。手腕铁血且冷酷。连载版的黑道并没有单行本的团结,谁强谁当大家长,而源稚生是完全以凭自己的手段征服黑道的……所以他从一开始的接机出场就已经是大家长已经是影皇了。即使他还没有单行本的自己实力强,但他的思维逻辑更接近江南定的“龙”,谁能够冷血谁就是王者,他渴望成为强者,他要像一个强者那样活着然后像强者那样死去。

他不需要比他更强的人,如果有那就把他打倒。而他唯一与单行的自己相似之处就是都坚守正义,但出发点却又都是不同的,他认为他是强者所以保护弱者就是他的义务,他于正义更像一个高高在上的施舍者。他对正义与弱者的保护欲,很容易可以解读为“身为强者的自觉”。如果源稚女同学的控诉没有主观臆想和添加莫须有的成分在里面的话,这可是一个希望自己的弟弟是妹妹的男人,因为那样他的保护欲会发挥的更充分(……),这可是一个鼓励自己的弟弟变成妹妹而帮他画女妆的男人……这可是一个在弟弟连他一只手都打不过都时候还用两只竹刀和他练习以此获得碾压弱者的胜利感的的死中二……这可是一个从来不教弟弟反抗欺压者而只会一味保护他的笨蛋……这可是一个能对自己深情表白(其实并没有)的亲弟弟说出“要是你死在十七岁那年就好了”的坏哥哥……(指指点点) 

可他感到幸福了吗?未曾。

在单行本里他和上衫越实际上有过一次非常差劲的相见与相认,上衫越根本没有连载版那么具有父爱,对这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儿子一味的无视与嫌弃,而源稚生的态度也恭敬疏离得像对待一个和他没有任何关系的先皇。上衫越嘲讽他说他已经是双胞胎里比较幸福的那一个了为什么还要在他面前忏悔自己当年没杀死自己的弟弟呢?

他轻声说,幸福吗?

实际上我必须坦白的说,我一点也不喜欢连载版的这个人设,我一直对太缺乏人情味的角色都抱有些反感,但看到他这样反问自己的时候,还是不由自主的替他打抱不平了。

明明这两兄弟,谁都不幸福啊。

 他最后与稚女见面的时候,面对开启言灵八岐如同怪物的弟弟,他指责他已经迷失在了权力的漩涡里。

而他自己呢?

他没有迷失,他清醒的操纵这个力量保护着他所要保护的东西,任其远远的将自己拽离幸福,带进孤独的顶端。


所以,我必须要再次强调一次,单行本里的源稚生和连载版的是完全相反的两个人。

连载版的有多冷血,他就有多温暖,连载版的有多像龙,他就有多像人。

人性上本质的差异造就了这两个同一个名字的人完全的不同。

我大概在去年6月左右的时候发过一篇很短的博文, 感慨局长这么好这么无私的人为啥会有人黑……现在这种想法没有半点消退,而是有增无减。

他小时候的梦想是成为奥特曼,那样就可以保护身边的人不受伤害,一直可以幸幸福福的了。那样就算被人误会唾弃也没有关系。(这一点和连载版相悖——连载版坚守正义的原因之一正是享受膜拜)而这个梦想经历了千百般的风雪洗礼,他义无反顾的坚守到了最后。尽管这个梦想令他痛苦,让他做了他原本并不愿意去做的事情。比如杀人,比如让任何一条生命死去。可他不得不这么做,并且做的果断且义无反顾哪怕自己有多痛苦。因为这关乎到更大数量的人的生命与幸福。他因责任感成为将日本分部带领成执行局最强,因责任感划下“战”,因责任感义无反顾的担任大家长,因责任感喝下龙血变成自己最厌恶的怪物走向死亡。因为他背后有太多需要他庇护的人,需要他的牺牲来成全他们的幸福的人,因为他是强者,所以他理所应当要这么做。

他几乎从来就没有替自己着想过,他走的每一步都在考虑别人。一开始他加入自己为之反感的黑道的缘故是意识到或许这样才能更好的执行正义,到后来因为每杀一个鬼都会加重厌世感。却即使这样也成为了最强执行官。他的血统是他成为领袖的原因,但他却从没有领袖的关乎“自我”的野心。但他不得不去排除任何一个阻碍正义的因素。他从来都不想伤害任何一条生命,哪怕鬼是十恶不赦的在他眼里也都只是曾经鲜活且有梦想,如今却要终结在自己手里的生命。

“他成为大家长”是一个完完全全被动的句子,这个句子在他眼里从不意味着权与力,因为他一上任就要手握生杀大权,这个句子关乎的是无尽的关乎许多人的杀伐、幸福与命运的抉择,所以他会退缩和软弱,他不敢去承担抉择错误的后果,因为那不关乎自己,那关乎其他的很多人,他从不认为自己有资格替他们做决定。

我爱的这个年轻人就是这么的悲悯与温柔,他会认真倾听每个鬼的临终之语哪怕都是毫无悔改的嘲讽而为之难过,他会因为与自己毫无关系的真这个女孩的死亡而为之自责,他会在干部因保护他而伤亡的时候嘶吼着说放弃我这样只会浪费人命,他会去观察离别之时的人生百态,会把自己的表递给司机说你走吧,不要卷入这场灾难,会轻吻绘梨衣的脸颊责怪自己以前太少陪伴自己的妹妹了,会将这个一直以来家族的人形武器放去韩国,只为给她的快乐多延续几天,也是全书中她做出唯一一次“自私”的举动。

他明明什么都做到了,却觉得自己什么都错了。

想要祈求原谅,却觉得自己没有资格祈求原谅。

“是啊,如果这种话说了也没有用的话,为什么一开始还要说呢?”

连载版的源稚生和单行本里的源稚生都是少有笑容的,因而他们分别都有一个笑容令我印象分外深刻。都十分深刻的反应了这两个使用同一名字的两个不同人物的性格特征。

一个是他与恺撒打赌时露出的“温润可人的笑”,那样浑然的自信与骄傲,属于意气风发者的笑容。

一个是他对恺撒说我也曾想过要当正义的大朋友,那种凄美,绝望,无能为力,无路可退的笑容。

他在自己眼中就是一个罪孽深重的恶鬼,因为他完全是逼着自己去让双手染上血污。所以恺撒觉得他像个不可理喻的十恶不赦的鬼,却背负着大山请求你的宽恕——即使他其实真的没做错什么。可我更觉得他像个疲惫的象龟,拖着名为责任的把他压到喘不过气的壳,缓慢却坚定的在名为正义的路上爬行。这条路不是谁引导他走向的歧途,是他自己明知前路尽是令自己痛苦万分的荆棘也要义无反顾爬行的抉择。因为这是他的梦想,是他纯粹而无杂质的因而美好的,为了“他人幸福”的梦想。

有看到黑子说他滥杀无辜(樱井明之类)而且自己都承认了,明明自己也是走投无路才投奔黑道的和樱井明没区别却好意思指责他们,还因为轻信橘政宗还害死了那么多干部。关于这种智商基本为零的圣母癌出现在我眼里已经不下五次,那么这里就不得不提到关于猛鬼众这个设定的几个重要点:

1.一群血统非常不稳定,随时都有可能变成死侍的混血种。

2.被安排在一个隔离外界的学院里,过着平静但乏味的被监视生活,不定时会被抽查血统安全性。除此之外待遇与常人无异。

3.全部自喻自己是个想冲破黑暗的蛾子,一群向往光明与自由的蛾子,都反讽阿生哥就一不知黑蛾子疾苦的生活在阳光下鲜花中一的美丽又高高在上的冷血蝴蝶,而不知道这只所谓蝴蝶本身从小就在黑蛾子的环境中生长。


简单粗暴的概括一下,就是一群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就会爆炸的不定时炸弹,一群不甘愿当一名平庸的炸弹的炸弹,纷纷起义说我们不是坏的炸弹是有自己的梦想的不定时炸弹,我们不甘愿当一个无聊的鸡蛋我们要成为有滋有味的炸弹,于是他们建立了极乐馆(。)

他们没有爆炸的时候,有人就去排查看看有没有爆炸的,没有就走,有就扫,我们的阿生哥就是那最强扫弹工,冒着每次都可能受伤的危险清扫炸弹维护安全保障社会和谐建设美好家园,还对自己破坏了炸弹们的梦想感到难过,但炸弹们并不甘心:你又不是炸弹你凭啥说我们破坏社会的行为是错哒!你个高高在上的清理工理解一个炸弹的梦想吗!你不理解!爆炸的原因只是因为我想风光的活一场炸死多少人我才不管!我们本来是无害的!都赖你要不是你来我说不定就不爆炸了!

令我大跌眼镜的是,现实中还真有不少站在炸弹角度同情炸弹指责扫弹工的。比如某篇打着局的tag黑局的,你同情炸弹我倒可以理解,指责扫弹工的你不觉得你已经圣母癌晚期了吗?

猛鬼众之所以是“堕落的鬼”,因为他们会为了己私己欲去追求所谓的自由与快乐,樱井明的快乐是奸杀女人,樱井小暮的快乐是成为风间琉璃手下忠实的龙马并为此经营极乐馆将所有人都欲望放大化制造完全不必要的悲剧,他们滥杀无辜他们犯罪可他们知道他们是好炸弹,这可真是他们无路可退才做出的抉择呢??他们可真可怜啊??所以源稚生加入黑道并且确实用此来执行了正义这件事情,本质居然和猛鬼众没有区别??而不是根本、完全、不可能具有可比性吗??

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圣母癌真TM恶心。

至于轻信橘政宗这种说法,说是轻信你的良心不会痛吗??几乎所有读者看到最后才觉得在搞笑吗你们两个居然是一个人?这种明显是江南临时起意把原本根本是两个人强行写成一个的BUG巨多的设定都能成为你给我阿生哥扣黑锅的理由?源稚生究竟在哪里可以找到不相信橘政宗的理由?怀疑一个原本就是他养父人设的人?在绝大多数即使开了上帝视角也在质疑强行精分的读者中挺身而出,指责这明明是很容易看透的骗局,然后站在读者视角上高高在上的指责他蠢他傻,他这么做是根本洗不白了黑点,然后对一个真正意义上十恶不赦的樱井明心疼垂泪,你看书的角度可真独特哦?

哦我忘了那名博主身为稚女粉确实有一万个理由讨厌源稚生……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基本黑局长的不外乎就这么几个套路,并且场面一度十分尴尬的巧合——全是稚女·好惹人心疼·好可怜·他什么都没做错·这都是象龟的错·象龟真渣·神逻辑的怀有伟大母爱加持的女粉丝。

再加上那位博主看连载版在先,连载版的锅单行呗谁叫他们同一个名字,自然“蛮不讲理的黑道逻辑”这种莫名其妙的锅就算我局一脸懵逼也要硬性给扣他头上,呸。


-源稚女

喜欢是占有,爱是放手。

——by来自希望稚女同学看到这句话的阿希

如果单行本的稚女病娇指数是100%,那么连载版的我必须给他打200%(。)

他太对得起这多出来的百分比了,真的……

其实稚女的性格与设定倒没有改太多,只是有存在双源年差三岁,哥哥高中弟弟初中的设定,和言灵为“八岐”的设定,并消除了人格分裂和被王将操纵的剧情而已,只不过在与他哥回忆杀方面加了一些让人细思极恐的细节让人不得不觉得………

卧槽这位亲你就是我的理想型源稚女啊喂!

连载版本不存在人格分裂和霍尔佐格强行精分的设定,稚女确实就是因为血统不稳定而杀人,而橘政宗就是橘政宗,王将就是王将并且只是替源稚女打下手的,而稚女是从头到尾都很清醒的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的从头黑到尾,用龙吧一位直男吧友的话来说他就是个瘪坏瘪坏的连载版终极大boss,并且他成为大boss的理由相当的单纯,即使这个人聪明得如同天才:就是因为他冷酷无情的哥哥不要他了所以他就想和哥哥一决死战顺便把世界当成他哥的陪葬品(……)

“世界对我而言只是一个我不喜欢的玩具,可惜现在它在别人手里,所以我要把它夺过来然后毁掉。”

看看,多么中二多么帅气的台词,而说出这个台词的风间大师正在一脸平静的实践这句话,而他哥这时候正气势汹汹的在提刀赶来与他一决死战的路上。

也许这个场面还什么都不能说明,那么连载版的种种实锤,不但坐实了连载版稚女的王牌病娇兄控地位,还与单行那位负能量让第二人格扛的稚女相比显得非常小巫见大巫…我是说病娇程度()

其实我笔下所塑造的源稚女还是添加了很多我主观想法的成分在里面 的,《结》就比较突出 ,比如说人格融合,比如说他的世界只容得下他哥,比如其实都一直相当厉害只不过抱着“只要能一直在哥哥身边就好”的想法而伪装弱者给哥哥保护并且享受这种保护,比如说他有朝一日按耐不住终于展示了自己的黑暗面和相当强大的一面还不小心把哥哥给推了结果一直被哥哥疏远然后越被疏远越生气越想推他………

呃扯远了,不过我要说连载版的源稚女真的,确实,就是这样,甚至比这种程度更要严重得多………

………可能会有人打死不信。

但连载版他就是这么的官逼同我有什么办法我也很兴奋不对很绝望啊…我怎么知道我这么未卜先知,我简直太厉害了(…)

前面有提到连载版的源稚生把三人组毫不犹豫的抛弃的事情,但值得注意的一点是,这个决策虽然很冷血但也确实是没有办法的最佳选择。

事实上,这两兄弟都分别把三人组给坑了一次,而且都手法相像得惊人不得不让人感慨真不愧是两兄弟……。但本质上却是有所不同,源稚生一开始就能有蛛丝马迹看得出他的的确确真的把三人组当成了朋友一开始也没想让他们去送死,他去打死侍之前甚至打开了装着恺撒送给他的雪茄的木盒说明他一直珍藏着;而源稚女的有意接近则完全是他自己设的一个局……而且收回之前我批评连载局太冷酷的话,如果连载局那种做法只是冷酷,那连载稚女坑三人组的原因和做法根本就是灭绝人性(喂)

他对他哥哥的爱和对这个世界的恨究竟有多病态呢?书中的很多细节即为例子。

他一开始一手拿着郁金香穿着一身女高中生的水手服让人直接想起班上最漂亮的女同学,一笑起来阳光失色,到后来和三人组插科打诨,无奈的微笑说虽然哥哥那么想杀了我但我可从不怪他毕竟他是正义大朋友…到在生死关头死死的抓着路明非的手不放让路明非不得不责怪源稚生怎么忍心杀死这么乖的弟弟……再到最后三人组被困在岛上时笑眯眯地开着直升机宛如救星般登场,说了救星般的台词:真令我惊讶,这直升机里的油箱都是满的哦。

一系列人畜无害堪称无辜甚至大好人的举动完全让人毫无防备,以至于在源稚女看似漫不经心的要求看一眼古高天原的地图之时自然也毫无保留的满足要求还附上了详细的解说,因为谁能想到这个风间大师只是只看了一眼就能把整个粗糙绘制的地图给记住了并且下一秒毫不犹豫的跳海还顺手把油箱里的燃油给放了…呢。

如果哥哥的卖队友是出于万不得已的无奈,那么弟弟则完全是在把三人组当成一个复仇过程中利用完他所需要的价值后摧毁掉才比较省事的工具。草芥人命的说法来形容他也不太合适,因为他的世界观里没有人命的概念,顶多只是一个充斥着互相食用的食尸鬼的地狱,他世界观里的“世界”只有两种概念,一种是有着保护着自己的哥哥的“世界”,另一种是哥哥一直想保护甚至为之抛弃了他的“世界”(。)

“世界”对他而言,只是一个抢走了哥哥的强大敌人而已。

他从小就非常早慧,看得清人心,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被同龄人欺负,也尤其看的透他哥哥的心。其实这样情商之高的程度按理来说是很难“在国中没有任何地位”的,智商上分析更不可能,这样的孩子成绩取得年级第一完全是很轻松的事情。而因为“哥哥比我高大强壮受欢迎所以我被比较起来就很让人瞧不起”的理由也并不科学,拿初中生的体格跟高中生比较一点都不公平,更何况他们的养父是属于只勉强给他们一口饭的类型,没被养成侏儒都很令人欣慰了。

所以很可能就只能有一个原因。

他不在乎,甚至故意为之。

他为了给他保护欲强烈,“可能更希望自己有一个妹妹”的哥哥安全感,国中开始就经常穿女装给他造成“自己有个乖巧的,永远躲在他身后的妹妹”,与“永远被同龄人欺负,需要他站在身后将欺压者赶走”的弱者形象,希望他哥哥永远不要认为他是怪物,是他的敌人。

是的也就是说这里稚女的女装癖并不是个人喜好,而是出于自己的安全感缺失而养成的……这个安全感是什么呢,就是“哥哥有一天会不要我了,甚至会把我当成一个怪物,当成他的敌人”的不安。

细思恐极的是为什么他会有这些不安呢?如果他真的只是一个单纯的瘦弱小男孩的话?

他其实根本就是个智商奇高的天才,哥哥只教过他一次操纵飞机的技巧他却能烂熟于心的应用,哥哥教他打竹刀时随口捏造的不可能的招数却被他硬生生的用于与他哥哥的战斗中,他能知道讨女人欢心的技巧成为顶级牛郎,他能将粗糙绘制的地图只看一眼就能精准的找到他想要找的位置,他懂得如何装可怜如何让人卸下防备将他当成朋友,能轻易的找到无数人梦寐以求所要找到的圣骸随时都可以成为君领天下的白王,也能操纵带领一群渴望自由的鬼,设一大盘局与蛇歧八家开战。

他知道如何抓住人性的弱点,知道如何操纵人心。

但十七岁前他把这能控制世界的能力全部用来试图留住他的哥哥,却没有留住。

武力值方面连载版稚生和稚女的实力更加悬殊,稚生的言灵有所缺陷,他的实力在稚女面前如同蝼蚁,稚生也深知这件事,所以他不得不带上绘梨衣作为战力加持。

所有人都以为他想成为白王才步步为营费尽心思的布这么大的局,可他却把圣骸的骨髓取出来要“公平的看谁能战胜谁”,做了这么多他的终极目的却只是找一个合适他们两个战斗的场地和哥哥打一架,对哥哥倾泻这么多年来被他所抛弃的愤恨,他的孤单。

源稚女的言灵是“八岐”,拥有这个言灵等同于拥有白王一般的身躯,力量,无限的再生能力和永生。

是的他根本不需要圣骸附体就能成为白王,无数人梦寐的事情他只需要通过言灵就能办到。他费心思找到红井找到圣骸只是为了提供给哥哥公平竞争的筹码——因为源稚生只有圣骸附身才能和言灵化后的他打。所以和单行本剧情相反,被砸绘梨衣的审判砸进废墟,进化成大肌肉怪物的不是源稚生,是源稚女。

看似柔弱的源稚女的言灵如此凶残强壮,太过强烈了源稚女拼命伪装弱化自己这一行为的反差。可这个怪物正像一个孩子一样对着渺小如蝼蚁娇小如女孩的人类几乎撒娇一般的抱怨,他用雷鸣般的声音低郁深情的说起和哥哥看流星雨吃梅子饭的往事,甚至在没有表情的黄金外骨髓面具之下开始哭泣,让所有人不寒而栗,他对哥哥说他看清了这是一个人吃人的世界,不想被人吞噬所以他只好成为最大的吞噬者——吃完了所有人之后再也没有野心没有欲望,甚至没有活下去的渴望的最大吞噬者。

可他的哥哥却冷冷的回应他 :

【“你疯了稚女,你跟我说得越多,越是证明你真的疯了。”源稚生伸手,神官捧着刀送到他手边,“如果你真的死在十六岁那年,你才是我亲爱的弟弟。”】

 

为我们兄控到丧心病狂的源稚女同学点一根蜡【。】

他当成全世界来千百般小心翼翼去依靠的哥哥,早就不属于他了。

说实话我看单行本双源相杀的剧情时是满心的悲哀,因为他们是被命运身不由己挥刀向对方的。可看连载版的这一段,我感到更多的是恶寒。

被源稚生毫不留情比天丛云更锋韧伤人的话语,被源稚女病态的世界观和占有欲。

这两兄弟实际上都很接近江南所定义的“龙”。强蛮,自私得不可理喻,遵循弱肉强食,站在顶端的人即是赢家,即可以实现任何他们想实现的梦。

但源稚女他不同于单行本的风间琉璃,起码还有自己的野心与目的;他就像个觉得自己只有一种玩具陪伴自己的,严重的自闭症儿童。他不需要别的玩具哪怕全世界的玩具对他来说拈手可得,他只将自己所有并不多的情感倾尽这唯一。但这个玩具某一天被人拿走了,他恨那个抢走自己玩具的人,更恨甘愿被拿走的、他那所珍爱的、唯一的玩具,所以他竭斯底里认为自己失去了所有,所以他才用尽手段的要报复回来。

之所以是他选择报复而不是抢回来是因为他无比清楚那个玩具再也抢不回来再也不会属于他了,所以他知道与其抢回来不如自己亲手毁掉,那样谁也不会得到啦。

所以现在大家能理解源稚女关于世界与玩具的那番言论了吗?(敲黑板)这其实是一道双重含义的阅读题。

1.哥哥即是全世界。哥哥杀了我我恨他,我要亲手毁掉他,我不允许除我以外的所有人让他付出那么多,他们都是吞噬者,想要吃掉他,我要自己吞噬他。杀了他谁都再也不会得到他的付出了。


2.我不喜欢这个世界,不喜欢的东西就要毁掉。

为什么不喜欢?

因为它抢走了哥哥。

为什么毁掉?

因为它抢走了哥哥。

如此简单清晰的逻辑。多么霸总爱上我,多么单纯不做作(。)


连载版里源稚生说他迷失在权力的漩涡里的说法其实完全错误。他太不了解他的弟弟了。他的弟弟正是用权力搅动漩涡的那个人。他以这种方式报复他的正义,站在他的对立面,像个以搞破坏来引起哥哥注意的孩子。

他自命风间琉璃,暗喻自己是一个被操纵的傀儡。单行本的说法是被王将所操控,那么连载版这个强大到无敌的恶鬼是被谁操纵呢?

是被是被自己的欲望,是被复仇的冲动。被自己。

也是被注定皇与鬼要处于对立面的命运。

他毕竟,也曾经只是个一心一意想依靠哥哥一辈子的男孩而已。

评论(45)

热度(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