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希-酒煮火咕噜噜

Hello

【苏兰】苏苏公主历险记(1)

【初三前时写的坑今天突然想起来了(嘘坑王这种事情心里知道就好(……))想了想还是搬到这里来,两年前的脑洞太有意思了XD】

此文恶搞向,恶搞向,乱七八糟,因为比较好写坑的几率会低,然而还是那句话如果没有多少人回复的话我很可能会坑
其实是看到几篇OOC得不行的苏受文的产物,简单的说就是兰兰和攻子穿越到了一篇真·苏受文里,遇到了OOC的陵越,OOC的少恭,OOC的世界,和原本也OOC的自己

1.
百里屠苏醒来时,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
映入眼帘的是清一色的轻纱帐,和颇有奢气的罗幕绸缎,粉白金银,高端大气上档次,一眼望去便知如何奢侈。空气中有一股浓郁的熏香。
……
这是何处?某位小姐的闺房?
百里屠苏对"闺房"的定义很模糊,眼下却也找不到别的形容词能表达此处。
随即百里屠苏震惊地发现,自己就身着一粉色襦裙,素白水袖,眼角尤有泪痕。
!!!!!
睡意彻消,眼见不远处有一铜镜,他即刻冲上前打量自己。
却见镜中是一稍施妆粉,眼角微红的美女。若非额间那点朱红和还有轮廓的无关,他根本认不出镜中美女与自己有一星半点联系。
……
如果是仍煞气缠身的百里屠苏,届时怕是已双目煞红狂念为何天下人负我拔剑四顾想砍人或冲动些的就掀桌怒吼WTF后就闭目拒绝接受事实企图入睡。
然百里屠苏现在既无煞气,也没冲动,而是仅黑着脸坐下理清糊成一团的大脑。
他百里屠苏,原名韩云溪,幼时家族被欧阳少恭陷害而惨招屠杀,他“侥幸”逃过,却负了煞气缠身,大凶大难的命。然后被收入天墉城,被易名百里屠苏,长大后决定寻找自我,结识风晴雪等一干人。在雷云之海与方兰生表白心迹并诀别,与欧阳少恭在蓬莱一战,遂散魂。
这是他在刚才醒来之前,所有的记忆。
……
所以,现在是怎么回事?
百里少侠冷静的摸了摸这副身体的所有地方包括小屠苏,得出结论:这身体还是他的。
记忆也依旧属于自己。
也就是说,百里屠苏,还——
活着?
百里屠苏很快陷入了一种一筹莫展的沉思。
现在该如何?阿翔他们还在这里吗?该如何找到他们?先要换衣还是洗面?
“溪儿!溪儿!!”突然又叩门声传来,百里屠苏怔了一会发现那声音似乎来自至门外。
这个诡异之地,除他之外并在无他人。
所以,溪儿=百里屠苏?
百里屠苏黑了黑脸,接着想,这倒便省了很多事。

百里大侠翻了半天也只在此处找到一把利剪,与针针线线放做一起,心道这里果然是谁家闺房,便开了门,拿着利剪看着正欲开口的王三,冷冷道:“你姓甚名谁?因何把我关于此地?为何我身作妇人打扮?速速道来!”
王三自认一直倒霉得很,不然他干嘛非得伺候着西办理最难伺候的溪儿呢?这孩子美则美矣,可性子又傲又臭而且古怪得很,人与他说话需低三下四的重复两三次——去,不就是仗着自己是师父的爱徒,陵越将军和方少爷的心上人吗。他们这些作戏子的本就身份低微,再装得傲些又如何?!不就是一个骚货——
但比起眼下,这些实在是小问题。
王三惊吓交加,瞪着那把闪着寒光的利剪,你你我我的语无伦次了一会儿,向来愚笨的脑子灵光一现——这莫不是溪儿脑子总算出了问题,可脑子出了问题,竟会使得气势这般逼人似当前的吗!
王三有点腿软:“溪儿,我是你佣人王三,你可是失忆了?陵越大将军已在外等候许久,您再任性也得去接见一会儿他吧……”
……
师兄?
将军?
任性?
百里屠苏冷静地沉思片刻,很快知道如何做。
“方才有失礼之处。见谅,请带我与之见面。”
百里屠苏坦然道,只见那王三表情惊疑不定了一会儿,慌慌忙忙地跑了。
“……”这是被晾在原地的百里屠苏。
少间,那陵越将军倒过来了。
果真是师兄。
还没有发现哪里不对的百里屠苏正欲开口询问,那陵越突然不掩惊喜之色的,张开怀抱,朝他,扑了过来。
百里屠苏利落的闪躲,看着摔得狗吃屎的男子默然得出结论:这他丫不可能是师兄。
思至此,百里屠苏彻底沉下脸:这妖虐竟胡作非为至此,不仅制造出如此荒谬的幻境,还完全没有水准的把师兄制造得如此荒唐。
未免太过捉急。敢认真一点吗。
摩羯属性的百里屠苏很不爽。
那男人却不恼,而是深情地望了望他,知道他鸡皮疙瘩都要抖出几颗,才缓缓道:“屠苏……”
“……”
“饶是失忆,你也依旧记得我。”男人苦笑,如受了重伤般半死不活地,“你果然……对我……一往情深……”
“………………”
百里屠苏一脸凹凸地想不计后果地马上把这男人炮灰,却在雷得外焦里嫩的同时闪现出一个大胆的设想:
莫非这不是幻境?
……百里屠苏看了看半死不活的男人,看了看自己。
……
但是他确实感觉不到妖气。
百里屠苏想了想,如黑潭无波的眸子隐约有了复杂情绪的波动。
莫非……

火光。
四处全是熊燃的火焰,隐约能看出精美轮廓的建筑毫不留情地被大火吞噬,疯狂跃动的恶魔狞笑着舔舐一切。放出的热量焦灼着所有人的身体和心。
但是他不知怎的,很冷。
明明应是觉得高温难耐,但却有堕入无底冰窖般的冰冷绝望。
……
“三日后我便将作散魂,无论此战成败与否。”
“所以,抱歉,兰生,我……”
他瞪着他,眼睛像是要燃出火焰;他只看着他,清墨一样的眸子渗入的是难过和释然,还有太多他不能读懂的情绪。
乱七八糟地搅浑这潭清墨。
“我——”
“少爷~!”

猛然睁大眼睛,脸上一片湿漉漉的冷,好一会才发现这里的环境和刚才有所不同。是了,刚才那块要被烧烂,烧得不剩灰烬的木头,用最后的力气将想上前拥住他的人传送出蓬莱。
……
可这里是哪里?
全然陌生的室内摆设,四处金银晃眼,丝绸罗缎夸张的缠放,淫霏奢侈之风浓烈。
……花满楼?
方兰生惊疑的眨着眼,努力的整理自己的思绪,为何他在花满楼?
他的力气……还能把他传送得如此远?
“方少爷~~”突然有一阵甜腻之音再次传来,他瞬时起了一身的疙瘩,接着一双纤手袭来,竟抚上了他的胸口!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你你你你干什么!!!!!!!”
先是放大数倍的朱砂入眼,方兰生惊吓不小,紧接着见一个身形和长相都无比妩媚的女子扑闪着杏眼,很是委屈地望着满脸通红地抓狂着的方兰生:“少爷?你怎么了?不满奴家的服侍吗?”
方兰生慌慌张张地想抓起佛珠,却发现……
“你这妖孽把佛珠还我!!!!!”
那女子更是委屈,“妖孽?奴家不是妖孽啊?少爷……你忘了你昨日专指名道姓专让奴家亲近您……”
“你你你我我我我我啥!?!?!”
方兰生崩溃了好一会儿,想到突然就莫名没了处男之身,悲从秋来,又意识到自己完全没弄清现在是什么情况,同伴都在哪儿,心下又慌又怒又惊,眼下自己还在一个女性面前光着膀子,顾不得礼数,急急地翻找他的青色马甲,却只翻出一套明蓝直裾。
“……”方兰生晃晃手指衣物呆呆问道:“这可是我的?”见那女子面色呆滞似是默认,便顾不得什么直穿了。
“……襄铃、晴雪、红玉姐他们在……何处?”
“啊?”女子愣了愣,“少爷您这在说什么?”
“……”
方兰生也彻底愣了神,半秒后,他颤着声问:“我是谁?为何在此?可有二姐?”
“您……您是琴川首富方府独子方兰生呀,人称小霸王……昨日您在此光顾本楼,闹着要奴家陪您,方府二小姐自然还……”
小霸王。
找青楼。
……二姐还在。
方兰生一身冷汗——这莫非是话本中的——穿越!?!
女子见方兰生持续着神游状态,小心翼翼地问:“少爷您怎么了?”
稍整理了思绪,方兰生微冷静了些,却抬眼见女子神色茫然又有些惊惧,心道这个世界的他难道有那么……?阿弥陀佛那才不是本少爷……不对……现在可不是想这个的时候……
“我……我……有没有和你……”
女子见方大少突然成了结巴,心生恐惧,传闻小霸王喜怒无常,性情怪异,昨夜和今早真真就是两个样,连忙慌张地跑了。
方兰生:“……”
方兰生心中一派茫然,站了好一会儿才开始走动,刚下了楼就见不少青楼女子风情万种地朝自己抛媚眼,不禁心生厌恶,沉下面容。
这也不是记忆中花满楼的样子。
而看到那位瑾娘依着欧阳少恭缠缠绵绵的样子时,表情就远远不止精彩了。
“欧……少恭……?”
那位欧少恭便不动声色地抽离了瑾娘的玉手,悠然抬头,依旧是那温润如玉,翩翩君子的模样,看的方兰生百味杂陈,一时什么话都说不出。
“小兰~你也来了~?‘
……咦。

2.
却说百里屠苏与假师兄正僵持着。
那假师兄满脸“吾儿伤我心”的悲戚,抖着唇,正欲说些什么,百里屠苏便面无表情的上前一个手刀,那师兄完全没反应过来便口吐白沫了。
“……”
百里屠苏皱了皱眉,向看得呆愣的王三道:“烦请给我件正常的衣……”
王三一瞬流没了影。
百里大侠犹豫片刻,追赶上去,不一会儿就进入了一个有一戏台的小院中,十来步之外还有一口小井,晾着的衣物被单在风中飘扬,树叶婆娑,空无一人。
不错。
百里屠苏已顾不得那么多,直接将身上衣物脱下,浸水拭脸,直至水中倒影的脸渐渐使他熟悉起来,不再是那不男不女之面,恢复往日英气逼人的模样。
思虑片刻,他抽出方才一直握在手中的利剪,利落地开始剪发。他一直不曾像中原男子一样留长发,仅束成一辫提醒自己不忘故乡,不想……
这个世界的他,不仅头发留得密又长,且……
百里少侠黑着脸握断一根凤凰样式步摇。
剪理毕,百里屠苏编好辫子,将那裙撕下一条细布,扎紧,便走进那衣海中,轻易地找出了件与自己身形相似的男装,毫不迟疑地换上。
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阿翔……
闭眼凝神片刻,他仿佛真的听到了几声鹰鸣。
……好像不是仿佛。
循着声音,他踹开这里的一扇红木门,即与他久违了的好友四目相对。
隔着个笼子。
笼子。
笼子。
笼子。
百里屠苏脸彻底黑下来——从未有人敢这样对待过阿翔,哪怕面前这只并非一定是。
但它的好友一声凄厉的长鸣立即把他唤回神,灵物的绿豆眼满是愤怒和焦虑,他徒手掰断几根笼线,素来一直面无表情的面容不禁有了一丝波动。
还好,这只阿翔是他的故人。
“你也在这里,真好。但这里到底是哪里?”
阿翔又长唳几声,声音不耐。
好的,它已经胖到出不来了。还有它很想吃五花肉,现在,马上,立即。
百里屠苏应了声好,心想但愿这里还有侠义榜。
“屠苏……溪儿!溪儿!你别躲了!是我冲动了……”
百里屠苏事不关己地听了一会儿才突然想起这“溪儿”貌似是他现在的身份。
……当真恶心。
他冷着脸,暴力把阿翔挽救出笼,就见那位陵越头缠纱布,泫然若泣地样子,可怜巴巴地望着他。他便想起师兄那万年不变的严肃神情。
如果被他亲眼见到竟有人拿他的面容作这般恶心的表情,不知作何感想。
他心中厌恶更甚,毫不客气道:“给我滚。”
却见那人一脸誓要将牙齿咬碎般的神情恨恨道:“你怎的易了装?!果真是被那小霸王方兰生下了药要偷溜去与他私奔吗!?”
!!
方兰生?!
百里屠苏一瞬失神,抓住那人道:“方兰生在何处?”
那人一副我早知道的表情悲痛欲绝:“呵!那人渣现今怕是与花满楼的女子们快活着呢!”
…………!
陵越正想抚着面前小人儿的脸作安慰,却见面前之人一身肃杀之气,平日的柔弱与魅惑全然不存,英俊冷硬得完全像把刀,顿有些不知如何是好。
小霸王?
与青楼女子快活?
百里屠苏再如何想,也只记得方兰生非常厌恶上述二者,和他有丝毫关联纯粹是笑话。
而这个世界的方兰生,竟是这副模样?
百里屠苏心道好笑,极有可能的是,这个世界上除了阿翔再也没了其他故人,即便有一模一样的样貌也根本不是他所认识的——就像那个假师兄一样荒诞至极。
找到阿翔后仅存的喜悦感被冲没,但心底有另一个声音在说,找到他,起码先找到他。
阿翔还是故人,那么方兰生呢?
阿翔似是察觉到了什么,叫了一声作安慰。百里屠苏道:“无事。”接着问那人:“花满楼在何处?”
那人扯出一抹惨笑:“当真痴儿,你觉得我会与你说?”
百里屠苏不耐,直接使腾翔之术,在那人目瞪口呆注视之下一下到了半空,却见下空景物都眼熟得很,——江都,琴川……
他不费多少劲便寻到了花满楼。
不作二想,他立即踏入目的地,却马上停在原地。
是欧阳少恭和瑾娘。
还有……
“兰生。”

评论(9)

热度(25)